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龙博客

日志中将会有人生随笔欢迎博友浏览和交流

 
 
 

日志

 
 

吴地祥瑞文化调查研究 苏州园林(祥瑞植物与祥瑞动物)资料汇编  

2017-03-06 11:55:43|  分类: 祥瑞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地祥瑞文化调查研究

苏州园林(祥瑞植物与祥瑞动物)资料汇编

 

柯怡雯  柯继承

第三章  灌木、藤本与花草

 

1.枸杞

严格地说,枸杞属于落叶灌木,丛生多枝,而且久经人工培植,还能长成乔木状,所以根本不能算是籐本类。但它具有拱形或葡訇状枝条,而且枝条十分柔软,在园林中可替代蔓木类植物,甚至更见妙曼。

枸杞,也称枸檵子(《尔雅》),属茄科,叶互生,菱状卵形至卵状披针形,长38厘米,全绿,先端尖锐,或带钝形,表面淡绿色,春季嫩芽常被人们作为蔬菜,而且被视作野菜中的“珍馐”。果实为浆果,卵形至长椭圆形,呈深红色或橙红色,既可入药,又是滋补品。实际上,枸杞的花、叶、根皆可入药,宋代大文学家苏东坡赞它为“根茎与花实,收拾无弃物”(《小圃枸杞》),祖国医药认为它益精补气,悦颜色,坚筋骨,黑须发,明目安神,轻身不老,延年益寿,所以有“地仙”“地骨”“却老”“仙人杖”“西王母杖”等别名。作为植物,枸杞生于山野间,性喜光,耐寒耐旱耐盐碱,对土壤条件要求不高,于石缝中也能生长,所以人们对它极具好感,把它视作祥瑞之物。

在园林中,枸杞可栽于池畔、台坡、悬崖、山麓,作为绿篱及河岸地、壁面装饰,也十分美观。苏州园林中,更多地把它与假山为伴,有刚柔相济、延寿富年之寓。留园姐妹三峰中的“岫云峰”(冠云峰西面)旧时旁植枸杞一株,粗达4厘米,逶迤于石上,穿石孔而上,妩媚于石顶,披拂而下,形成美女“秀发如云”的意象,而逢秋日,朱实离离,宛若珠联,红珠络缨,蔚为大观,游人见此,无不惊艳。至于做园中盆景,更是一绝。明屠隆《考槃余事》说:“次则枸杞,当求老本虬曲,其大如拳,根若龙蛇,至于蟠结,柯干苍老,束缚尽解,不露做手,多有态若天生然,雪中枝叶青郁,红子扶苏,点点若缀时,有‘雪压珊瑚’之号,亦多山林风致。”

 

2.紫藤

紫藤,又称朱藤、黄环,为落叶藤本,茎木质而大,高可达10余米,钩连盘屈,缠绕他物,能造成浓叶满架,繁英婉垂的景象。紫藤,关键就是56月间所开的总状花序之紫蓝色花,花冠大,又密集,并有香气,串串垂紫,十分艳丽,而且花可食用。另有花开白色者,称银藤;开淡黄色者,称夏藤(日本“土用藤”);开碧紫色者,有芳香味的,称美国藤。但总以紫藤为正宗,也最受国人喜爱。

紫,本身就是吉祥喜庆之色,绿叶紫花,作花架、绿廊、翠亭,使之缠绕,遮阳送香,别具风韵,通常池畔、水溪、起坐间及大门入口,最宜培植成架。

苏州园林中,多见植紫藤,拙政园原入口左侧院内,有明代文徵明手植紫藤,矫健虬曲如龙,径达30厘米,已成园中一绝。留园中部池中,有“小蓬莱”之谓,实是坐落水中一岛,四周碧波环绕,仅两架平桥与岸连接,岛上有一株紫藤,老干虬曲,枝条攀满小桥顶棚,春来紫花满架,景色如画,尤其每逢雨天,烟水苍茫,山坳水湄间嘉木隐约,若在水对面眺望,“小蓬莱”深藏于弥漫花丛之中,缥缈仙山,越显神秘。

 

3.凌霄

凌霄,又称凌霄花、紫葳、陵苕,属紫葳科,为落叶藤本。叶对生,奇数羽状复叶。小叶79枚,7月开为聚伞花序或圆锥花序之漏斗状黄赤色花。藤本有的具有多数气根,长可10余米。明李时珍《本草纲目》说:“附木而上,高达数丈,故曰凌霄。”也有能挺然直立,不依附他木的。

凌霄,名字本身就予人向上凌云之势,十分吉利。它依附老树或石壁、墙体,为庭园中重要栅架植物,主干缠绕向上,而柔条纤蔓,碧叶红花,随风飘舞,尤觉动人。

明王世懋学圃余》说:“凌霄花缠奇石花树,作花可观。”苏州留园及狮子林内,多见于凌霄依附假山,夏日红花满目,洵为美观,与紫藤同为园中春夏名花。

 

4.爬山虎

爬山虎,又称爬墙虎,是“地锦”的俗称,清吴其濬《植物名实图考》中称土鼓藤,属葡萄科,也为落叶藤本,亚热带及温带植物。叶互生,广卵形3裂,先端为粗锯齿状分裂,宽1020厘米,67月间开为聚伞花序淡黄绿色之花,果实球形910月成熟,呈蓝黑色。它的特点是绿叶光亮,且藤多分枝,卷须短,有气根着生墙壁或岩石上,繁叶纷呈,蔓条密布,为“炎夏之翠盖,凉秋之红叶”,色彩调和,堪称是蔓生观叶树木中不可多得大型种类,通常藤木可达几十米。特别是夏日,骄阳下的建筑物,在它的成片成片绿得发亮枝叶攀绿隐蔽下,有一种浓荫如盖或披绿着翠而压倒一切的阵势,尤觉森然之凉、绿莹之美。而每当严冬,叶尽脱而枝须顿现,特别是白墙玉壁,藤须如龙须,给人一种“张牙舞爪”、纹花裂焰的震撼。“爬山虎”的俗名更含有嚣张如虎势,爬压一切的韵味。

爬山虎与常绿藤本络石(又名石龙藤、耐冬等)最大区别,除一为落叶一为常绿外,就是爬山虎成片如森林般,气势能压倒一切,枝叶茂密,蔚为大观。络石藤本只2米以上,“小儿科”。就这一点讲,爬山虎与常绿藤本常春藤较像,气势大,所以常春藤也有称爬墙虎(见《中国树木分类学》)。常春藤属五加科,叶互生,2裂,革质,叶410厘米,而爬山虎属葡萄科,叶有点像葡萄,且一般在515厘米间,比常春藤的叶大。当然,最大的区别是,爬山虎攀缘能力比常春藤大,但爬山虎冬天落叶,常春藤则是常绿藤本。

苏州古典园林中,以艺圃庐壁上攀绿的爬山虎最为突出,无论是夏日浓荫,还是冬日藤“影”,都给人“虎虎生气”的震撼感。虎者,王也,“爬山之王”,名副其实。

 

5.蔷薇(十姊妹、荼

蔷薇为常绿或半常绿灌木,蔓生,茎枝为匍匐状或攀缘,也有直立状,有钩状小刺,奇数羽状复叶,小叶57枚,入冬微作红色,椭圆形,长36厘米,先端渐尖,并有锯齿,背面基本无毛。34月间开花,花扁平伞房花序,玫瑰色或淡红色,白色不等,径2.53.5厘米。明顾璘诗云:“百丈蔷薇枝,缭绕成洞房。密叶翠幄重,秾花红锦张。”有意思的是,蔷薇花在苏州最常见,普通人家庭园也多种,因它易种,攀援墙角窗下,或艳红,或黄白,煞是宜人,但苏州话称之为“墙皮花”,取其谐音,又含其义。

蔷薇种类很多,明文震亨《长物志》卷二“花木”里有“蔷薇、木香”条介绍:“尝见人家园林中,必以竹为屏,牵五色蔷薇于上,架木为轩,名‘木香棚’。花时杂坐其下,此何异酒食肆中?然二种非屏架不堪植,或移着闺阁,供仕女采掇,差可。别有一种名‘黄蔷薇’,最贵,花亦烂漫悦目。更有野外丛生者,名‘野蔷薇’,香更浓郁,可比玫瑰。他如宝相、金沙罗、金钵盂、佛见笑、七姊妹、十姊妹、桐、月桂等花,姿态相似,种法亦同。”木香,即“锦棚儿”,实际上也是蔷薇一种,花为黄色或白色,清陈淏子《花镜》所谓“高架万条,望如香雪”。

蔷薇种类多,称名也多有混淆。例如清曹雪芹《红楼梦》第十七回,介绍大观园院中满架蔷薇、宝相。其实,宝相就是蔷薇之一种,也就是苏州民间俗称的“十姊妹”,因为花为复瓣,千叶,磬口,而且一蓓十花,故名(又有一种,常是67朵合成伞房花序,故又称“七姊妹”)。中国人通常以“十”为圆满之数,如:十全十美。姐妹而为十人,也是带有繁盛、富贵、圆满之意,所以苏州人遇见蔷薇,惯称“十姊妹”。蔷薇在园林中,常见作花架、花格、绿廊、绿亭,甚至庭园灯柱攀附装饰,也多有作盆景的。明代文人张大复说:“十姐妹,花之小品,而貌特媚。嫣红古白,嫋嫋欲笑,如双环邂逅,娇痴篱落间。”(《梅花草堂笔谈》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古代诗人笔下最爱吟诵的名花“荼蘼”,实际上也是蔷薇的一种(悬钩子蔷薇),只是一提荼蘼(旧时多写作酴醾),就好像不是凡花俗种,身价顿时高了不少。

宋代诗人王淇《暮春游小园》:“一从梅粉褪残妆,涂抹新红上海棠。开到酴醾花事了,丝丝天棘出莓墙。”荼蘼是春季最后盛开的花朵,实际上已是春夏之交。宋代大诗人苏东坡说:“荼蘼不争春,寂寞开最晚。”这给人“三春过后诸芳尽”的末路之美,有点伤感。所以《红楼梦》第六十三回写“怡红群芳开夜宴”,轮到丫环麝月抽签行酒令,抽出了画着荼蘼花的签,上面题“开到荼蘼花事了”,显然是大煞风景,“宝玉一看犯忌讳,连忙将此签藏下”。但荼蘼毕竟是名花,56月开为顶生密集伞房花序,它以重瓣白色为主,冷艳如雪,芳香袭人,残暮春色,几为此花独占,诚可宝贵,而且老干深红色,新枝绿色,着生钩刺,攀援他物,可达6米。宋代谢尧仁甚至赞它“下腾赤蛟身,上抽碧龙头。干枝蟠一盖,一盖簪万毬”。专家陈植认为,它其实就是古人笔下别称的独步春、雪缨络、佛见笑、百宜枝、雪梅墩等。

总之,蔷薇花是最常见的藤本花木,所以在苏州古典园林中,它算不上古树名木,但每一个园林又都少不了它,就好像诗人笔下的荼蘼一样,它的美,有一种追春、惜春、怜春的韵味在,也就是说美在“独占”,而苏州人把它们大而化之泛称“十姊妹”,就更见祥瑞了。

更有意思的是,许多人还把蔷薇与月季联系起来,按照植物分类,月季花也确是蔷薇科灌木,但它直立(有人说若任它疯长,不修剪的话,与蔷薇无多大差别),而且花期特长,甚至四季花开不断,与通常的蔷薇区别已经较大。

 

6.月季

月季为落叶或常绿灌木,干矮而直立,刺粗而稍曲,小枝绿色,能四时开花,花色火红、粉红、白、绿、黄、紫,色彩缤纷,尤以春为胜,故人们又称它为长春花、月月红、月月花等。叶广卵形至卵状长椭圆形,长26厘米,先端渐尖,边缘有锯齿,表面暗绿色,有光泽(革质),背面青白色,无毛,叶经霜后,略呈红色。经人栽培,目前世上品种达五六百种,已成为一大家族,由于西方人把月季、玫瑰、蔷薇乃至木香等蔷薇科蔷薇属的花都称为roserose汉语译作玫瑰,所以当代年轻人都把月季称作玫瑰,西俗情人节赠送玫瑰用以示爱,西风东渐,目下年轻国人于214日赠送情人的玫瑰,花朵硕大而且色彩艳丽,都是月季一属,与我国专称的玫瑰其实不同(详见下节)。

月季受人喜爱,是因为它能四季开花,正如明王象晋《群芳谱》所说:它“一名长春花,一名月月红,一名斗雪红,一名胜春,一名瘦客。灌生,处处皆有,人家多栽插之……逐月一开,四时不绝。”所以,宋代诗人杨万里称赞道:“只道花无十日红,此花无日不春风。”(《月季花》)明代张新《月季花》诗说:“一番花信一番新,半属东风半属尘。惟有此花开不厌,一年四季长占春。”

月季原产中国,已有2000余年栽培史,始于江南,而渐次播及长江流域及南北各地。18世纪80年代左右,月季才经印度传入欧洲。据传,当时正值英法交战,为使中国传入的名贵月季安全地由英赴法,双方商定停战,重兵护送。英国人至今奉月季为国花。在园林特别是苏州古典园林中,月季是不可或缺的花卉,因为在民俗信仰中,四季开花故被视作祥瑞。新春、婚礼及寿诞佳节的吉语“四季平安”“万代长春”中都隐含月季花名。纹图中,花瓶中插月季,则寓意“四季平安”(平安即“瓶按”的谐音);“天地长春”,则是天竹、南瓜、月季的合称;若是白头翁栖寿石旁月季上,则是祝贺“长春白头”;以葫芦或卍字锦上散布月季花,则是“万代长春”(葫芦有“蔓”,谐“万”字)之意……

 

7.玫瑰

玫瑰与月季最大的区别是,玫瑰一年只开一次花,而月季一年可开多次,还有的区别,则多半用实物比对才易使人明白。玫瑰多刺,枝条上满是大刺、小刺,而月季的刺较少,因为大刺略内弯,尖头较钝,不易刺伤皮肤,枝干边较光滑。玫瑰的叶片为浅绿色,表面叶脉的纹路比较深,看上去很柔软,而月季叶片相对较光滑,表面有蜡质,色暗绿,显得硬挺。玫瑰花通常为正红色、紫色(偶有白玫瑰),娇艳可爱,而月季花色繁多,虽花朵很大,有香味的不多,远逊于玫瑰之香浓诱人。

正如明代文震亨《长物志》所说:“玫瑰一名‘徘徊花’,以结为香囊,氛氲不绝。”明代王世懋也在《学圃余疏》中说道:“玫瑰非奇卉也,然色媚而香,甚旖旎,可食可佩。园林中宜多种。”苏州人似乎对玫瑰花越加珍爱,普通人家寻常院落旧时玫瑰是必种的。它以分蘖繁殖为主,分孽越勤,滋生越茂,故称“离娘草”。

玫瑰花除泡茶外,还可以做酱、制酒。清陈淏子《花镜》里还记载了玫瑰酱的制法:“以糖霜同乌梅捣烂,名为玫瑰酱。收于磁瓶内曝过,经年香不变,任用可也。”浓香而经年不变,这是玫瑰花的最大特点。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正值困难时期,但逢到春节,苏州市场上必有“玫瑰酱”出售,为当时食品奇缺的苏州食品店的一大亮色,曾被许多人视为奇迹。而把玫瑰花浸酒,在“老苏州”人家,至今偶而还能见到。正因为玫瑰可浸酒制酱,“吴中有以亩计者,花时获利甚伙”(明文震亨《长物志》),这说明在苏州旧时栽植玫瑰几成产业,不单是用于观赏了。

近几十年来,时行栽种月季花,玫瑰花相对少见,但古典园林中,正宗的红玫瑰和重瓣紫玫瑰、重瓣白玫瑰,仍是人们喜爱的花卉。民俗中,更常把玫瑰喻作美人,清曹雪芹《红楼梦》第六十五回,兴儿对尤二娘提到美丽又能干的探春时,就把探春喻作玫瑰:“兴儿拍手笑道:‘……三姑娘的混名儿叫‘玫瑰花儿’,又红又香,无人不爱,只是有刺扎手’。”

 

8.芍药(附牡丹)

提芍药前,似乎先要提牡丹。因为国人总是把牡丹作为第一名花,“国色天香”嘛,是花中之王。而且,也确实园林中总以有牡丹而自豪。但是,正因为各家园林都有牡丹,它的“富贵”祥瑞含义也实在是家喻户晓了。所以,苏州园林中,牡丹并不显得突出,这与苏州气候湿热,不宜牡丹生长也有关系。尽管“富”总少不了它——例如“玉堂富贵”中的“富”,就是用牡丹花作为代表,其它分别是白玉花、海棠花、桂花,尽管“富贵长春”(牡丹和白头鸟或长春花配置的纹图)也少不了它,但相比起来,在苏州倒是“老二”芍药显得更珍贵些。

传统上,把牡丹看作“花王”,芍药就是“花相”。明文震亨《长物志》卷二“花木”栏第一排的就是牡丹、芍药:“牡丹称花王,芍药称花相,俱花中贵裔。栽植赏玩,不可毫涉酸气(指寒酸之气)。用文石为栏,参差数级,以次列种。花时设宴,用木为架,张碧油幔于上,以蔽日色,夜则悬灯以照。”清陈淏子《花镜》也说:“牡丹、芍药之姿艳,宜玉砌雕台,佐以嶙峋怪石,幽篁远映。”

表面上看两者很相像,而且都属芍药科,都为双子叶植物,叶有柄,互生,二回三出复叶。花也都单生在枝顶,直径能达1020厘米,花型花色繁多,其实,有一个最大的差别。牡丹又称木芍药,但却是落叶灌木,也就是说它是树(一般枝高12米);而芍药则是多年生草木花卉,芍药叶落后地上部分枯去,第二年春季才从地下抽出新茎,多茎丛生,茎高60120厘米。

芍药之所以被人格外珍惜,是它虽然花与牡丹仿佛,却在牡丹花落之后,因“惜春”心理导致看花客越加“怜香惜玉”。宋大诗人苏东坡有《咏芍药》诗云:“一声啼夬鸟书楼东,魏紫姚黄扫地空。多谢化工怜寂寞,尚留芍药殿春风。”他的学生、“苏门四学士”之一的秦少游更说:“一夕轻雷落万丝,霁光浮瓦碧参差。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春日其二》)秦少游说“有情芍药”是双关的,一是殿春有情,二是指芍药本来就是古代热恋中人互赠之物,《诗经·郑风》中就有“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之句。

芍药别名将离、离草,又被称作“花仙”“五月花神”,都有相互爱慕、依依不舍的寓意,所以唐代诗人钱起有“主人不在花长在,更胜青松守岁寒”(《故王维右丞堂前芍药花开,凄然感怀》)。特别是它开于春之将去的时候,古人将其称为“殿春”,对它赋予了极重的情感。而史湘云醉眠芍药花中,更是《红楼梦》中最美丽的一幅画:“……都走来看时,果见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凳子上,业经香梦沈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蜜蜂蝴蝶闹嚷嚷的围着……”(清曹雪芹《红楼梦》第六十二回“憨湘云醉眠芍药裀”)。

芍药与牡丹的区别,外观上可以先看叶,芍药的叶片先端尖而不裂,牡丹叶片先端常常再裂;看茎,则芍药为草质,叶落后地上部分枯死,牡丹茎为木质,叶落后地上部分不枯;看花,芍药要在五月开花,而牡丹四月就开花了,常常是牡丹花开结束,芍药再开花,所以有“谷雨三朝看牡丹,立夏三照看芍药”之说。

苏州园林中,自然以网师园的“殿春簃”院东的芍药圃最为著名,一春花事将了,芍药如迟暮美人,姗姗而来,绰约多姿之余,更有一番让人怜惜之态。旧时文人往往每逢花开,就赴网师园“芍药会”雅集,赋诗饮宴,不亦乐乎,“殿春簃”也成了网师园最著名的去处。改革开放后,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内仿建了一座苏州园林,就是以苏州网师园的“殿春簃”为范本,因“殿春簃”建筑为明代风格,故称“明轩”。花之美丽与吉祥,带动整个园景流誉海外,在所有吉祥植物中,唯有芍药。

 

9.莲花

莲花,又称荷花、水芙蓉、水华、菡萏等。双子叶植物,睡莲科,系多年生水生草本。性喜温暖多湿,不耐寒,一般栽池塘内。根茎肥壮,长圆柱形,里面有许多条管形空腔,水面上的空气通过叶柄和叶上气孔进入这里。茎上有许多节。根状茎横生在浅水的泥里,节下长出不定根,节上长出叶柄和花梗,伸出水面。叶圆盾形,浮生于水面,直径2590厘米,浓绿色,有蜡质白粉,背面暗紫。表面密生柔毛,水滴落在叶面,形成滚动水珠。叶柄上有密刺。68月开花,花单生在花梗顶端,直径可达812厘米,有单瓣、重瓣之别,花色有红、粉红或白色等,并有清香。一朵花可持续开24天,夜合昼开,花托杯状,内有十几颗坚果,成熟即为莲子,莲子是营养丰富的食品。花托和莲子合称莲蓬。而泥里膨大的根状茎就是藕,更是传统的蔬菜,与茭白、水芹、芡实、慈菇、荸荠、莼菜、菱合称为“水八仙”

莲花在我国有着悠久的栽培历史,公元前6世纪的《诗经》中就有记载。在千年的栽培历史中,除实用价值外,还有美学领域的观赏与信仰领域的譬喻、象征。它的祥瑞意义就是由此发展而来。

首先,在佛教中,它就是一个吉祥的信物,释迦牟尼与他的弟子都以莲花为喻,用来解释佛教。如佛国,喻之为“莲花藏家”(“莲界”),佛经称“莲经”,佛座称“莲台”“莲座”,佛寺称“莲宇”,僧人所居称“莲房”,袈裟称“莲花衣”,莲花形的佛龛称“莲龛”,莲花图案成为了佛教的标志。莲花图案也见于世俗世界,即使古代墓葬中也有缠枝莲花等纹图。

在民间,赏莲、采莲是人们传统的爱好和习俗,而宋代周敦颐《爱莲说》则高度浓缩了人们赏莲、爱莲、敬莲、学莲的所有精神与物质诉求。以莲构成的吉祥图案有“花中君子”(莲花纹图)“一品清廉”(一茎莲花的纹图)“本固枝荣”(莲花丛生的纹图,莲是盘根植物,以枝、叶、花茂盛,给莲花丛生纹图,以祝世代绵延,家道昌盛)“莲生贵子”(莲花与莲子——俗称莲蓬的图案。莲的花与果同时生长,所谓“华实齐生”,故莲子喻“贵子”“早生贵子”)“因何得耦”(荷花、莲蓬及藕组合成的纹图,是祝贺新婚、姻缘的吉语,这种纹图见于画稿、什器、衣料及各种装饰品)。

 

莲有并蒂、并头,为一蒂两花者,为男女好合、夫妇恩爱的象征。以两朵莲花生于一藕的纹图,喻“并蒂同心”。莲藕除可比喻夫妇之偶及生子不息的意义外,还是聪明透亮的象征。以莲藕配以葱(聪)、菱(伶)、荔枝(俐)的纹图,喻“聪明伶俐”。莲花一称荷花,图纹中又以“荷”谐“和”或“河”,如“和合”,为荷花与盒子的纹图;又如“河清海晏”,为荷花、海棠、燕子的纹图。

在苏州园林中,以拙政园中部“远香堂”和艺圃“蝉歌柳风,蛙鼓荷风”的荷花水景最能体现祥瑞的审美诉求,前者是“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敬仰,后者的“四百观音莲”更是莲花世界中震撼四方的一绝。

 

10.萱草

萱草,是百合科萱草属多年生草本植物,又名谖草、忘忧、疗愁、宜男、金针菜,又称萱花,原产中国,很早就为人注意。《诗经》中有“焉得谖草,言树之背”句。萱草根茎短,具肉质纺锤状,叶基生,条形,排成两列,螺旋状聚伞花序,有花10余朵,花冠漏斗形,径约12厘米,橘红色或橘黄色,夏天开花。花盛之时,绿叶成丛,花姿艳丽,气味清香,且花为金针菜的原料。但萱草作为园林中的祥瑞植物,则是由“忘忧”“宜男”的特点引伸出来的。

据北宋《太平御览》引《述异记》说:“萱草,一名紫萱,又名忘忧草,吴中书生谓之疗愁。”三国曹植有《宜男花颂》,赞它“草号宜男,既晔且贞”。唐人李峤《萱》诗云:“屣步寻芳草,忘忧自结丛。黄英开养性,绿叶正依笼。色湛仙人露,香传少女风,还依北堂下,曹植动雄文。”庭院植萱,观赏竟日,乃得以忘忧疗愁。为什么说萱草“疗愁”呢?原来据传萱草有助于孕妇生男孩,晋张华《博物志》所谓“妇人不孕,佩其花则生男”,民间风俗,要生男,就佩萱花,虽然毫无科学根据,但风俗传说如此,萱草列入了吉祥植物。

明文震亨《长物志》卷二“萱花”条说:“谖草忘忧,亦名‘宜男’,更可供食品,岩间墙角,最宜此种。又有金萱,色淡黄,香甚烈,义(宜)兴山谷遍满,吴中甚少。他如紫白蛱蝶、春罗、秋罗、鹿葱、洛阳、石竹,皆此花之附庸也。”按照《长物志》的说法,园林中萱花的地位颇高,蝴蝶花、剪春罗、洛阳花甚至石竹等,都只能算是它的附庸。

古代还常以萱花作为母亲的代表,椿树作为父亲的代表,椿萱并称以代父母,多以萱草植于北堂之畔(古礼中北堂为母亲所居处),所以又以萱堂作为母亲或母亲所居处。明代朱权《荆钗记》有所谓“不幸椿庭陨丧,深赖萱堂训诲成人”。则椿庭、萱堂分指父亲、母亲无疑。除纹图外,常见诗联中祝寿语,如“蟠桃子结三千岁,萱草花开八百春”“萱花挺秀辉南极,梅萼舒芳绕北堂”,等等。

 

11.水仙

水仙,是石蒜科多年生草本植物,其叶是从鳞茎顶端抽出花茎,再由叶片中抽出伞状花序,一般每个鳞茎可抽花茎12枝,多者可达810枝,花瓣多为6片,花瓣末处呈鹅黄生,花蕊外面有一碗状保护罩。鳞茎卵状或少卵状,球形,外有棕褐色皮膜。叶狭长带状。

“因其性喜水,故名水仙。”(清陈淏子《花镜》)它又有“女史花”“姚女花”之称,据宋《内观日疏》载:“姚姥住长离桥,十一月夜半大寒,梦观星坠于地,化为水仙花一丛,甚香美,摘食之,觉而产一女。长而令淑有文,因以为名焉。观星即女史,在天柱下,故迄今水仙花名‘女史花’,又名‘姚女花’。”

民间又传水仙为水中仙子所化。唐薛田弱《集异记》载:“薛榛,河东人。幼时于窗棂内见一女子,素服珠发笑,独步中庭,叹曰:‘良人游学,艰于会面,对此风景,能无必然?’于袖中出画兰卷子,对之微笑,复泪下吟诗,其音细亮。闻有人声,遂隐于水仙花中。忽一男子,从丛兰中出曰:‘娘子久离,必应相念,阻于跬步,不啻万里。’亦歌诗一篇,歌已,仍入丛兰中。榛苦心强记,惊讶久之,自此文藻异常,一时传诵,谓二花为夫妇花。”

水仙开花在隆冬,所以常为新年案头的清供。花姿雅丽,馨香清绝,又逢除旧迎新之际,极受人喜爱。明文震亨《长物志》卷二“水仙”条云:“水仙二种,花高叶短,单瓣者佳。冬月宜多植,但其性而不耐寒,取极佳者移盆盎,置几案间。次者杂植松竹之下,或古梅奇石间,更雅。”

像安排兰花一样,苏州园林也多将水仙栽盆盎供案桌,绘画、雕刻也多水仙。此外,“群仙拱寿”则为数株水仙配置寿石图纹,花瓶和水仙合称‘仙壶’,而仙壶即方壶、蓬壶、瀛壶,仙人居所,均属祥瑞图纹。

 

12.书带草

自然界草本植物如茉莉、菊花、兰花、凤仙、鸡冠、万年青,甚至鸢尾等,在苏州园林中也多见栽培,或花名含祥,或寄托带吉,或喻意呈瑞,而最为奇怪的要推葫芦了。葫芦,苏州园林中极少见栽植,但是处处有它的“影儿”。原来葫芦也应是草本植物,为农家常植作物,又称蒲芦、匏瓜、瓠瓜等,因其藤蔓缠绕绵延,结食累累,籽粒繁多,“累然而生,食之无穷”,被视作祥瑞,且为祈求子孙万代的吉语(蔓字谐“万”字),葫芦本身又谐音“福禄”,则犹吻合求贵求福心理。最著名的纹图有葫芦蔓上结数个葫芦的形象,这就引喻“子孙万代”了。但是,在所有草本植物中,最常见又最受人喜爱、最为天然呈祥的则是书带草。

书带草,正式的学名为细叶沿阶草,别名也作细叶麦冬,系百合科沿阶草属多年生常绿草本植物,原产中国。喜半阴,湿润环境。根状茎短粗,有膜质鳞片。须根长,中部或顶部常膨大成纺锤形肉质块根。丛生叶如韭且更细,革质,长3050厘米,宽仅0.150.3厘米,色彩鲜绿妍碧,多栽于园林建筑物台阶沿侧,故名沿阶草。清陈淏子《花镜》卷六说:“书带草,一名秀(绣)墩草。丛生一团,叶如韭而更细长,性柔韧,色翠绿鲜润。出山东淄川郑康成读书处,近今江、浙皆有。植之庭砌,蓬蓬四垂,颇堪清玩。若以细泥常加其中,则层次升高,真如秀墩可爱。”书带草也开花,初夏叶间抽花轴,上部开花,排列成穗状花序。花六瓣,形小,微向外卷,白色或淡紫色,花后结碧色球形果实,珍珠般光亮夺目,十分可爱。

中国人很早就有关于书带草的纪录,据说与汉代大儒郑康成(即郑玄,东汉经学家)有关。据《三齐记》:郑玄教授于不期山,山下生草,形如薤,长尺余,坚韧异常,土人名曰“康成书带”。是说郑隐居读书处附近,有草,叶形如韭,长尺余,四季常青,坚韧异常,人称“康成书带草”。但郑康成为避战乱(黄巾之乱等),不出仕,以读书教书为业,所以读书处不止一处,何处的长了形如韭的书带草,实在难以考稽,比较著名的有山东青岛崂山景区北麓三标山西侧的康成书院,附近有“书院村”“演礼村”等。明末清初大学者顾炎武有诗道:“荒山书院有人耕,不记山名与县名。为问黄巾天下,可能容得郑康成?”康成书院村边的山坡、沟壑、山崖处,至今长有一种四季常青、叶如韭、长过尺的草,据说当年郑康成经常采摘此草叶编成竹简,当地人称“康成书带”,故将草名“书带草”。但一说:当年郑康成是将此叶来捆扎书简的,还有说是书叶摘下,当作标物嵌于书页中(就像现在绸丝编成的标隔书页的书带),说法各异。但“书带草”名称是一致的,草叶四季常青,团团可爱,真所谓“文墨涵濡,草木为之秀异”。唐诗人李白题当时大书法家李邕旧宅诗有:“我家北海宅,作寺南江滨。空庭无玉树,高殿坐幽人。书带留青草,琴堂冪素尘。平生种桃李,寂寞不成春。”(《题江夏修静寺》)修静寺是李邕旧宅,李为北海太守,以文字名天下,时人称为李北海。李白诗借书带草和琴堂赞美李邕的人格。陆龟蒙甚至作《书带草赋》,赞扬书带草及其主人“萧萧不计荣枯”“长保岁寒于青春”。宋代苏东坡更是十分仰慕地歌颂道:“雨昏石砚寒云色,风动牙签乱叶声。庭下已生书带草,使君疑是郑康成。”(《书轩》)“庭下已生书带草,使君疑是郑康成”一句已经成为赞赏前贤和书房庭院的千古名句。

与书带草同属栽培植物的还有沿阶草、阔叶沿阶草、薮草(叶具黄色纵纹)、多花沿阶草等。但最需要提醒的是,别把书带草与麦冬及葱兰混为一谈。

麦冬,一名麦门冬,门冬,土麦冬等,因叶青如韭,长及尺余,四时不凋,易被人误认为书带草,但在植物学上,它属百合科麦冬属,与书带草同科但不是同一个属类。栽培上,也喜温、潮湿环境,忌阳光直射,植株矮丛,绿叶秀雅,也是良好的地被植物,它的叶片通常比书带草宽,通常为0.30.8厘米,浆果圆球形,成熟后为蓝黑色,冬季叶片由亮绿色变为暗黄绿色,处于半休眠状态,与书带草相比,就不及书带草“精神”了。与麦冬同属而常见的,还有阔叶麦门冬、金叶麦冬等。

葱兰,别名葱莲、白玉帘、白花菖蒲莲等,为石蒜科葱兰属多年生草本植物,株高2030厘米。叶自颈部丛生,暗绿色,细长稍肉质,平滑而有光滑,花单生,白色或外被紫红色晕,花被6片,椭圆状披针形,因株丛密集,棵矮整齐,白花繁多,清雅自然,耐半阴,也较耐寒,长江以南可露地越冬。葱兰原产南美洲及西印度群岛,20世纪初才引进中国,其中常见栽培的有韭兰,别名菖蒲莲、红玉帘,原产墨西哥,花粉红色或玫瑰红色,69月开花,雨水充沛时花朵越加繁茂娇丽,故又称风雨花。叶细长,革质,扁平似韭菜。

书带草、麦冬、葱兰等比较,书带草有一个最大特点,即叶丛生,呈禾草状,叶片较窄,先端弯曲下垂,形成“莲蓬四垂”之景,极堪清赏,这就是被誉为秀(绣)墩草的主要原因。

苏州园林很早就把书带草视作园林中的栽培植物。宋代苏州桃花坞梅园(即“五亩园”)有著名园景“书带草庐”,元徐大《烬馀录》载,建炎兵燹前,书带草庐中书带草叶竟然长到丈余长,“披拂及檐”,乃有奇祸。据云,北兵至,梅家多有“自经者”。真所谓“草木有灵”,书带草不惜以自己反常的生长忧国示惊,祥瑞之心,流誉后世。在园林中,书带草虽为配角而四时常青,因风披拂,楚楚有致,而受人欢迎,陈从周先生认为,书带草所具有的装饰功能(树丛下,台阶边,假山根)比较突出,能“补白”,修正假山的缺陷、花径的平直。任何一家苏州园林,都少不了书带草,草名雅致,已有淡淡的书卷气,而成团的茂盛样,被人赞为“温柔敦厚朴素大方的美态”(陈从周语),拙政园中部“园中园”——“枇杷园”中,路旁,石边,林下,堆堆书带草,真如绿绒堆积或绿丝绣成的座墩,赏人耳目,妙不可言。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