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龙博客

日志中将会有人生随笔欢迎博友浏览和交流

 
 
 

日志

 
 

吴地祥瑞文化调查研究 苏州园林(祥瑞植物与祥瑞动物)资料汇编  

2017-03-18 01:12:34|  分类: 祥瑞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地祥瑞文化调查研究

苏州园林(祥瑞植物与祥瑞动物)资料汇编

 

柯怡雯  柯继承

第四章  动物(仙鹤)

 

英国建筑师钱伯斯曾称赞中国园林是“从大自然中收集最赏心悦目的东西”“组成一个最赏心悦目、最动人的整体”。无论是最初“割山据水”的苑圃,还是之后“模山范水”的庭院,总包含与收集了自然界中“赏心悦目”的生命个体,即动物与植物。植物不必说了,单就动物而言,禽兽鱼鳖,都曾是园林中的“嘉宾”。随着社会的变化、文明的递进以及造园艺术的进步与发展的需要,现置身园林的动物大部分让位于建筑设施与奇花异树,大约至20世纪初,园林中已少有放养的动物了。苏州园林基本上也是沿着这条轨迹发展的。

但是,另一方面,苏州的优良环境和深厚的文化传统,又让曾是园林中吉祥动物的代表,保留了几许倩影,如池中祥瑞金鲤鱼、太湖鼋,以及园内瑞禽仙鹤、孔雀等。金鲤鱼现已被更优秀的锦鲤替代;太湖鼋即斑鳖,由于自然环境的变迁,已趋绝迹;而孔雀,直到目前,一些私宅庭园中,仍见踪迹。就几个著名的古典园林而言,留园中的孔雀,应是最后退出“历史舞台的”。据1933926日的《苏州明报》报道(标题为《留园瘟死一孔雀》):“盛氏留园中,有雌雄孔雀三只,均为逊清光绪年间所豢养,至今已有三十余年。廿一之夜忽瘟死一只,翌晨由园丁报,由管理员于昨转报县府备案。”另两只孔雀什么时候消失,未见记载,至1949年接收留园时亦未见记录,可见此时园中已无孔雀了。

在所有动物中,大约要推仙鹤与苏州园林的关系最值得探讨了,兹将仙鹤与苏州的因缘梳理如下。

这里所说的鹤,即丹顶鹤,就是民间所说的仙鹤。它是一种大型涉禽,颈项较长,头顶红色,喉颈及飞羽为黑色,其余全为白色。双脚细长,黑色,后趾高,显得修长挺拔。自然界的丹顶鹤,雌雄成对,清晨及傍晚,常双双引颈直伸,双翅耸立,翩翩起舞,节奏优美,同时发出嘹亮的鸣色,传闻很远。由于丹顶鹤外在形象显得优雅,高翔远飞的能力特征,吉祥长寿(寿命可达五六十年)的生命质量,都与古人想象中的高飞凌云、祥瑞长寿的神仙形象符合,被人称为仙家之禽。我国是丹顶鹤的故乡,人们普遍喜爱它、关注它,早在《诗经》里就有“鹤鸣九皋,声闻于天”的记载,殷商时的墓葬中,就有鹤的雕塑,春秋战国时的青铜器,也有鹤体造型的礼器,“卫懿公好鹤亡国”也是人们熟知的历史故事。晋代吴人陆机遇害时,曾叹息道:“想听一听故乡的鹤鸣,还能听得到吗?”陆机故居在吴地华亭(今属上海松江),“华亭鹤唳”因而成了悔入仕途、留恋过去生活的一个典故,“华亭鹤唳”也可说是一种“乡愁”吧。

至于道教创始人张陵开创五斗米道的发祥地,就在四川鹤鸣山,鹤因而被视为出世之物,成了高洁、清雅的象征,民间普遍将它视为吉祥清高之物。唐代白居易诗云“静将鹤为伴,闲与云相似”,宋代林逋甚至“梅妻鹤子”,道家更把它看作仙禽,后来,人们都认可了鹤是道家的标志性坐骑、伙伴,许多小说写到仙人或有道行的道士出场,必有仙鹤作伴。影响到后来,习惯上称仙人或得道之士为“鹤驭”,颂人长寿为鹤寿、鹤龄、鹤算,甚至人过世也叫驾鹤西行。

饲养丹顶鹤,很早就被视作“山林经济”。明末,苏州文震亨在他的园林专著《长物志》中,把鹤列为禽鱼卷的卷首:“鹤,华亭鹤窠村所出,其体高俊,绿足龟文,最为可爱……空林野墅,白石青松,惟此君最宜。”文氏是苏州名门,对苏州园林文化的发展不仅有重大理论贡献,更有丰富的实践经历,他对鹤与园林、苏州园林的描述是经典性的。其实,苏州之前就有园林中养鹤的趣谈。北宋苏州“英声振于士林”的著名学者朱长文,他的居所“乐圃”(原址在今市中心景德路儿童医院一带),本身就是一座大型第宅园林,园中就养有仙鹤:“圃中有堂三楹,堂旁有庑……堂之南,又为堂三楹,名之曰邃经,所以讲论六艺也。邃经之东,又有米廪,所以容岁储也。有鹤室,所以蓄鹤也。有蒙斋,所以教童蒙也。”(朱长文《乐圃记》)。逮至明代万历年间,宰相申时行致仕后,即在原乐圃故址,重建了名叫“适适园”的园宅,申时行在“适适园”中也养了两只鹤。有意思的是,申时行养的鹤,一有客来,就出门迎客;客人行酒,鹤还会跳舞鸣叫助兴。此事见清魏禧《蘧园双鹤记》记载:“吾又闻先生大父文定公,当明农时治第吴趋,鞠二鹤。每燕客,则二鹤迎于门。坐定酒行,则展翅共舞,和鸣久之,下阶而就食,何鹤之多异也。”“适适园”传到申时行的孙子申继揆手里,已是明末清初。时至康熙七年(1668),居然有“大鸟翩然降于南除,群笑而哗曰:‘鹤也,鹤也。’明年已酉,先生八十初度,月在仲春,阁之后复一鹤来,止而不去,盖一雌而一雄……”(清魏禧《蘧园双鹤记》)也就是说,申继揆时,“适适园”不再养鹤了,居然自己飞来了两只鹤,而且赶而不走!

当然,我们不能否认的是,文震亨对园中养鹤,至少明显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文震亨自家有个园林,称香草垞,园中是否养鹤,今已不考,但他哥哥文震孟“药圃”(即今艺圃)中是养鹤的。与他同时的族人文柟有诗可以为证:“临流一顾步,瘦影恨分明。月白不双照,霜清常独鸣。羁离望宵汉,寂寞傍轩楹。不觉怀俦侣,因之伤我情。”(《药圃孤鹤)》艺圃归姜埰后,又建有鹤柴(今艺圃芹庐内小轩名“鹤柴”,即沿用其名),是围栏栅圈养鹤之处,姜埰朋友诗中多有提及。

拙政园初建于明代,园之东部原为明末王心一所建的归田园居(今为拙政园东部),清康熙三十五年(1696),王心一的曾孙王遴如请当时的名画家柳遇作《兰雪堂图》卷,这是一幅被人称为“精工之极”的写实图,至今存世,图中主景“兰雪堂”南平台上就画着一只丹顶鹤,正在“闲庭信步”。留园也养鹤,署名“鹤所”的地方,至今尚存,在今五峰仙馆(楠木厅)东南。

苏州园林中豢养仙鹤,决不只是传说,清徐扬献给皇上的《盛世滋生图》(又名《姑苏繁华图》)中就绘有人工养鹤的图景:藩台衙门前段图景,图中一只鹤正从石桥上快步朝庭院走来,庭院中另画两只鹤,作等候状。

怡园,初建于清末同治、光绪年间(18741882)。顾氏在建园过程中,集各园景观之长,广为搜罗名树古石、碑刻,还在园内放养了孔雀、鹤、梅花鹿等动物,其中养鹤的历史沿续到上世纪30年代。怡园顾家出了不少书画家,其中有一位还擅长于摄影的,这就是过云楼与怡园的第四代主人、大名鼎鼎的顾公硕先生。新中国成立后,顾公硕曾任苏州市工艺美术研究所所长、苏州市博物馆副馆长。他为苏州留下了不少城乡社会景象的摄影作品,其中一幅作品,摄的就是家中豢养的仙鹤,题为“怡园老鹤”(几年前出版的《顾公硕先生诞辰110周年纪念》挂历上,有刊用)。说起顾家的这只老鹤,还有一段令人感慨难忘的历史。原来养得好好的这只仙鹤,在1937年苏州沦陷时,日本强盗先把过云楼书画抢劫一空,几个野蛮的日本兵见了园中的鹤,也捉去当场烧熟吃了。这事很快传出去,引起了人们公愤。之前,1933年,顾家曾请当时名人杨无恙为老鹤画过一幅《鹤寿图》。当听说日本兵杀吃仙鹤事后,杨无恙同诗人屈伯刚,又在《鹤寿图》上,补题了一段文字,虽然辞意隐晦,但是愤懑痛惜之情溢于言表,《鹤寿图》也改名为《烈鹤图》。此图至今尚在,也可作为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无耻烧杀抢掠、灭绝人性的罪证,弥足珍贵,

讲到园中养鹤,也许有人会想到苏州有座园林,名叫“鹤园”,这座园林在古城主干道人民路中段西侧的韩家巷内,1963年起就被列为苏州市文物保护单位,1980年全面修复。它建于清代晚期,首任主人就是洪鹭汀(洪尔振)。光绪三十二年(1906),洪罢官后来到苏州,第二年就在韩家巷宅西的一块空地上,营建了“鹤园”。之所以取名鹤园,并不是园中有鹤,而只是因为在造园时,与韩家巷一巷之隔的北邻“曲园”主人俞樾,送了他一幅题字“携鹤草堂”,故名鹤园。1923年,园归庞庆麟孙庞国钧。据说,为了与鹤园名符相实,庞国钧在园内廊前以白色瓷片作鹤形铺地外,也曾饲养过一只仙鹤,可惜没过两年,仙鹤便死了,未见留下确凿的文字记载。

苏州园林养鹤,不仅是苏州作为水乡,原是群鹤喜欢栖息之处(因为水中多鹤爱吃的鱼虾,苏州历史上曾有别名叫“鹤市”),容易饲养,还因为如前所讲,鹤的形象,特别是它的“遗世独立”的象外之意,很契合旧时士大夫阶层的标榜清高和隐逸的文化。此外,鹤乃蛇的天敌,它非常爱吃蛇,养鹤可以防蛇害,所以明杨循吉《吴邑志》卷十四中有“人家园亭多畜之,可辟蛇”的记载。

现在,鹤属国家重点保护动物,园林中不宜再养,但它是历史上存在过的现象。现在,园林中的许多绘画与建筑上的许多纹饰,还多见鹤的形象。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