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龙博客

日志中将会有人生随笔欢迎博友浏览和交流

 
 
 

日志

 
 

吴地祥瑞文化调查研究 苏州园林(祥瑞植物与祥瑞动物)资料汇编  

2017-01-19 01:11:07|  分类: 祥瑞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地祥瑞文化调查研究

苏州园林(祥瑞植物与祥瑞动物)资料汇编

 

柯怡雯  柯继承


第二章 乔木与竹蕉

 

1.松柏

  讲到花卉树木,树木中总以松为第一,北宋王安石《字说》云:“松为百木之长,犹公也,故字从公”,身份是“祖父”级的,在中国社会这个“尊老”意识形态中,松在“百木”中的地位可想而知。秦代秦始皇游泰山,在大松树下避了风雨,便封松为“五大夫”(爵位第九级),松就有了“大夫”的称号。明文震亨《长物志》卷二说:“松柏古虽并称,然最高贵者,必以松为首。”松树最大特点,除了高大外,主要是冬夏常青,终年葱郁,所以孔子也赞扬道:“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故有延年益寿的吉祥寓义。松还被作为“政清民和”的祥瑞,北宋《太平御览》曰:“君乘木而王,其政平,则松为常生。”

园林中的松,“或植堂前广庭,或广台之上……或太湖石为栏俱可。水仙、兰蕙、萱草之属,杂莳其下。山松宜植土冈之上,龙鳞既成,涛声相应,何减五株九里哉?”(明文震亨《长物志》卷二)苏州狮子林,旧名“五松园”,就是因为“园有松五株,皆生石上,故以为名”(民国《吴县志》)。

园林中除单植松外,还有将它与竹、梅并植,称“岁寒三友”,与柏全称“松柏同春”,与菊合称“松菊延年”,古代还有“仙壶集庆”的说法(即花瓶中插着松枝、灵芝、梅花、水仙,并配有草和萝卜的纹图),这些还广泛应用于画稿、文具、什器中,在园中庭堂挂置。

松,种类非常多,除常见的马尾松、黑松、雪松外,苏州园林中更多见植的是罗汉松与白皮松。

罗汉松为常绿乔木,属罗汉松科。叶螺旋状互生,条状披针形,高可达20米,胸径5060厘米,树干耸直,挺拔雄伟,树皮灰白色,老树特别是百年大树,枝干婆娑,苍古矫健,姿态动人。其中小叶罗汉松,庭园中多见栽培。

白皮松,又称白松、白骨松、蟠龙松、蛇皮松,为温带树种,我国特产。常绿乔木,高达1733米,胸径可达3米,但它常从距地面0.51米处分为数干,枝条疏生而斜展,形成伞状,78年生后,树皮及暴露地面之根部,渐为不规则之鳞片状剥落,呈乳黄色而有光泽,于干之下部尤为显著,至上部则渐渐变为粉白色,视之闪灿作光,斑斓可爱,且树寿命长,可达数百年,形体又虬曲如龙,所以苏州园林中多栽之,以怡园的白皮松最为著名。

柏,一称桧,与松并称,北宋王安石《字说》称“柏犹伯与,故字从白”。伯为五爵(公侯伯子男)中的第三等,柏树的种类多,有扁柏、侧柏、花柏、圆柏、罗汉柏等多种,这也是长寿树,清陈淏子《花镜》卷三称柏“与松齐寿”,故园林多植之。它的含义也多以“延年益寿”为主题,而且“百”字极言其多,谐音取意,就有了另一层含义,如柏与杮的纹图取义“百事”,加如意就成“百事如意”,加橘子就成“百事大吉”。

苏州园林中,松柏之植,不可胜计,以景点而闻名的,如拙政园中部“松风水阁”,并有清查士标“一庭秋风啸松月”的题词;附近“得真亭”,并有清康有为亲书的楹联:“松柏有本性,金石见盟心。”网师园“看松读画轩”前分别有罗汉松、古柏一株,特别是古柏,传为南宋史正志万卷堂遗物,已有900多年树龄,姿态虬劲,老根盘结于苔石间,为一园之胜。至于狮子林的“指柏轩”(原宋代桧柏,枝干如龙盘虬札,称“腾龙”),更有“赵州指柏”的佛教故事,越显珍贵。

 

2.槐树

槐,又名国槐,别称槐蕊、豆槐、白槐、细叶槐、金药材、护房树、家槐,特产于中国的古老树种,蝶形花科(豆科),乔木,高达25米,树皮呈灰褐色,具纵裂纹。当年生枝绿色,无毛。喜光而稍耐荫,能适应较冷气候,根深而发达,对土壤要求不严,在酸性至石灰性及轻度盐碱土,甚至含盐量在0.15%左右的条件下都能正常生长。抗风,也耐干旱、瘠薄,尤其能适应城市土壤板结等不良环境条件,但在低洼积水处生长不良。

槐树在中国分布广泛,具有悠久的栽培历史。数千年来,中国人形成了崇拜槐树的文化现象。

槐树,特别是古槐树,自古就被人们视为神树而极力崇拜之,产生和出现了许多有关槐树的神化传说。如宋《太平广记》所载的《两京道上槐王》《荆山槐神》的故事,清禇人获《夷坚志》记载的《神槐送药》的故事,等等。

在古代,槐树被认为代表“禄”,槐乃木中之鬼,它是古代三公宰辅之位的象征,唯官居三公(司空、、司徒)的衙门居屋前才能种槐。《周礼?秋官?朝士》载:“朝士掌建邦外朝之法,左九棘孤卿大夫位焉,群士在其后;右九棘公侯伯子男位焉,群吏在其后。面三槐,三公位焉。州长众庶在其后。”注云:“槐之盲怀也。怀来人于此,欲与之谋。”这里说的是周代宫廷外种有三棵槐树九棘,公卿大夫坐于其下,面对三槐者为三公。后人因以三槐喻三公。三公是指太师、太傅、太保(隋唐时“三公”为太尉(大司马)、司徒、司空;太师 太傅 太保为“三师”),是周代三种最高官职的合称。由此,槐便与古代官职有了联系,成了官职的代名词,与古代汉语中的槐官相连。如槐鼎,比喻三公或三公之位,亦泛指执政大臣;槐位,指三公之位;槐卿,指三公九卿;槐兖,喻指三公;槐宸,指皇帝的宫殿;槐掖,指宫廷;槐望,指有声誉的公卿;槐绶,指三公的印绶;槐岳,喻指朝廷高官;槐蝉,指高官显贵。此外,槐府,是指三公的官署或宅第;槐第,是指三公的宅第。

槐又谐音“贵”,所以十分吉祥,因此它还是古代科第吉兆的象征。自唐代开始,科举考试关乎读书士子的功名利禄、荣华富贵,能借此阶梯而上,博得三公之位,是他们的最高理想。因此,常以槐指代科考,考试的年头称槐秋,举子赴考称踏槐,考试的月份称槐黄。槐象征着三公之位,举仕有望,且“槐”“魁”相近,企盼子孙后代得魁星神君之佑而登科入仕。在民间,更有“门前一棵槐,不是招宝,就是进财”的俗语,庭院多种槐树,目的就是讨个吉兆,祈愿子孙位列三公。所以清陈淏子《花镜》说:“人多庭前植之,一取其荫,一取三槐吉兆,斯许子孙三公之意”。明文震亨《长物志》中早就把它与榆树同列,因为树开高大“宜植门庭,板扉绿映,真如翠幄。”

苏州园林中,最常见的是“盘槐”(一称“龙爪槐”),因为它树枝天然虬曲,“枝叶皆倒垂蒙密”,树冠十分秀丽,而且支干不大,“历百年者,高不盈丈,或植厅署前,或种高阜处,甚有古致”(清陈淏子《花镜》卷三)狮子林、网师园正门前,均植盘槐,按照旧说,四品官居舍前才有资格植盘槐,而且虬枝如“龙爪”,十分吉祥辟邪。

 

3.桂树

桂树,为常绿阔叶乔木,高可达15米,胸径达30厘米;树皮光滑,灰褐色至黑褐色,内皮红色,味似肉桂。其品种逾百,以花色而言,有金桂、银桂、丹桂之分,其中;以叶型而言,有柳叶桂、金扇桂、滴水黄、葵花叶、柴柄黄之分;以花期而言,有八月桂、四季桂、月月佳之分。而民间习惯上则将它分成金桂、银桂、丹桂和四季桂四个品种类型。金桂秋季开花,花柠檬黄淡至金黄色,品种有“大花金桂”“大叶黄”“潢川金桂”“晚金桂”“圆叶金桂”“咸宁晚桂”“球桂”、“圆辨金桂”“柳叶苏桂”“金师桂”“波叶金桂”等;银桂,秋季开花,花色纯白、乳白、黄白色或淡黄色,品种有“宽叶籽银桂”“柳叶银桂”“硬叶银桂”“籽银桂”“九龙桂”“早银桂”“挽银桂”“白洁”“纯白银桂”“青山银桂”等;丹桂,秋季开花,花色较深,花橙色、橙黄、橙红至朱红色,品种有“朱砂丹桂”“大叶丹桂”“小叶丹桂”“齿丹桂”等品种;四季桂,花香不及金桂、银桂、丹桂浓郁,每年多次或连续不断开花,花柠檬黄或浅黄色,品种有“大叶四季桂”“小叶四季桂”“月月桂”“日香桂”“大叶佛顶珠”“齿叶四季桂”等。

桂树很早就被古人视为吉祥之树,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说:“桂,江南之木,百药之长。”晋葛洪《抱朴子》甚至说桂子、桂花作药饵,有生长不死之效,“和服之七年,能步行水上,长生不死”。民间之所以对桂树有好感,除了桂花香清芬扑鼻外,主要是很早就把它与读书中举为官联系起来,古人称科举高中为“月中折桂”,这就隐含着荣耀之极。桂音贵,这也与富贵相联,在日常生活中,桂子有“贵子”之意,所以吉祥图案“连生贵子”就是莲花、桂花的纹图,再画上蝙蝠,就是“增福贵子”,加上枣子,就是“早生贵子”了。

在苏州园林中,种桂树的优点除了冬青外,主要是秋天桂花,香极一时,而且它与白兰合植,有“金玉满堂”的吉兆(金,指金桂花;玉,指玉兰花),如果加植海棠花、牡丹花,则是“玉堂富贵”的意思(玉,玉兰花;堂,谐音海棠的棠;富指牡丹花,贵指桂花)。留园中部“涵碧山房”南面院落中,旧时除栽白兰、海棠、牡丹、桂树外,还加植了迎春花,合成一句非常吉祥优美的词句:“玉堂春富贵”。

桂花是苏州的市花,苏州园林中多种桂花,还暗合了一则典故,即“闻木樨香”,木樨即苏州人对桂树的俗称,桂花即木樨花。苏州留园、木渎严家花园内都有“闻木樨香轩”,除表示秋天赏桂之意外,还暗示了宋代学者黄庭坚“闻木樨香”的故事,进而挖掘了对人生、对学问的深刻认识,从而更积极地面对人生、更脚踏实地地探讨钻研学问,十分祥瑞。

至于把桂与兰合称“兰桂齐芳”,更是尊荣显贵的贺语吉句,这是连《红楼梦》都采用的故事;园林中桂树下放几盆兰花,或悬挂桂树兰花图,都取了非常吉祥的寓意。

 

4.梧桐

梧桐,这里主要指“青桐”,又被人称“碧梧”,锦葵目梧桐属落叶乔木,是我国庭院中常见的栽种树木,高达1520米,胸径50厘米,主干高挺,树冠圆形,翠叶疏风,绿柯庭宇,被人称为“庭前嘉树”。明文震亨《长物志》称赞为“青桐有佳荫,株绿如翠玉,宜种广庭中”。民间传说,仙鸟凤凰只栖梧桐树,《诗经》云:“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又有“梧桐高百尺,有凤来仪”之说,所以梧桐便成了吉祥之树。梧桐树还有“一叶落而知天下秋”的典故,这更被人视作“诚信”“知机”的优良品质。梧桐给人以“富足”“安康”“神异”“吉祥”的寓意,所以俗语将引进人才也称作“栽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

桐还与“同”谐音,所以吉祥图案中把梧桐和喜鹊画在一起,就叫做“同喜”,把梅花鹿、仙鹤、椿树与梧桐画在一起,就叫做“六合同春”(即鹿、鹤、桐、椿四物的谐音),就是天下迎春大吉大利的意思。旧时园林中挂画及器具木雕上多有此类图案。拙政园中部“梧竹幽居”亭旁植梧桐、翠竹,氛围清雅,是园中最受人喜爱的景点之一。

 

5.玉兰

玉兰,别名白玉兰,系木兰科落叶乔木,全株有香气,古代统称木兰,在战国屈原《离骚》中列为香木,所以自古就被比喻为忠良及美好的事物。

玉兰枝干遒劲,高大,未叶先花,晶莹清丽,犹如玉琢,被古人喻为“玉树临风”。玉兰含苞待放时,宛如巨笋,尖直挺秀,所以又别称“木笔”。明人张新《木笔花》云:“梦中曾见笔生花,锦字还得气象夸。谁信花中原有笔,毫端方欲吐春霞。”这又把“梦笔生花”的故事联在一起,就更吉祥了。笔,谐音“必”,所以把它与寿石画在一起,就有了“必得其寿”“必是长寿”的吉义,把它与“粽子”画在一起,就有了预祝中举(“必得高中”,中即粽的谐音)的含意了,所以古代图画、雕刻中也常见。

苏州园林中,如网师园、留园等,进门后,小庭院中,往往栽金桂树、玉兰树两种,就是祝贺或暗寓“金玉满堂”的意思(参见“桂树”条)。即使一般人家,只要有小庭园,也多爱种玉兰树,除了树姿可爱、花香扑鼻外,还寓有吉祥之意,即“芝兰玉树”。晋代谢氏家族重视对子女才华的培养,谢玄曾自豪地对谢安说:“譬如芝兰玉树欲其生于庭阶耳。”以喻家族中子弟大有出息。

此外,一种开紫色花的玉兰俗称紫玉兰,即古人所谓“辛夷”。100多年前,引进的广玉兰,是常绿乔木,花大如莲,故又称“荷花玉兰”,由于端正雄伟,绿荫幽然,在苏州园林中也多见植。拙政园中部“远香堂”南面的广玉兰以及西南隅封闭庭院“玉兰堂”中,据传是明代著名书画家文徵明亲植的玉兰树,更是拙政园中受人关注的古树名木。

 

6.银杏

银杏树,为高大落叶乔木,因叶像鸭脚,故称鸭脚树,俗称白果树,又称公孙树,这是因为银杏树生长缓慢,若不予嫁接的话,从出芽到开花结果需23年左右,比喻公公种树孙辈才能吃到果实,故名;但也含有树龄长之意。

银杏形体庞大,叶声萧然,所以古代多将它种植于祠墓及寺院中。但它春天发芽时,新绿可爱,在苏州也极受欢迎,所以园林中也多见其踪迹,正如明文震亨《长物志》所说:“新绿时最可爱,吴中刹宇及旧家名园,大有合抱者。”

银杏是长寿树,树龄可达一二千年,春赏新绿,秋观黄叶,而且又有“公孙”之义,被视为吉祥,所以宋代大文学家苏东坡甚至赞道:“四壁峰山,满目清秀如画;一树擎天,圈圈点点文章。”苏州留园、狮子林中都有高古挺拔的银杏树,均被视作园中最为抢眼的古树名木。留园中部有池,人在池南“绿荫轩”中引颈北眺,对岸假山上有三株古银杏,树龄均在数百年以上。狮子林寺西高坡上,更有一株姿态曼妙的古银杏,至今已有600多岁,依然坚挻,老当益壮。

 

7.桃树

桃,原产中国,已有两千多年的栽培历史,作为果木,它的果实营养丰富,但作为花木,它烂熳芳菲,妖艳媚人。园林中,栽植主要用于观景,所以以碧桃、寿星桃等落叶小乔木为多,“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特别可爱。由于桃的花、果、木都与人们生活联系紧密,在民俗观念、宗教观念、审美观念中,都占有重要的位置,已成为中国最具文化特色的树木之一。

首先,“人面桃花相映红”,它常被用来比喻美女容貌。

其次,“夸父追日”神话中,桃树为逐日的夸父手杖化成,因此桃木就有些神异,传说中,桃木能压邪,古人多用桃木制作的各种厌胜之具,如桃人、桃板、桃符等。

另外,果子传说食之能延年益寿,故称寿桃、仙桃(民间传说王母瑶池蟠桃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实,食一颗可增寿六百年)。

园林中,桃多与柳配植,所谓“桃红柳绿”。清陈淏子《花镜》说:“桃花妖冶,宜别墅山隈,小桥溪畔,横参翠柳,斜映明霞。”但它的寓意还在于“长寿之福”,所以画有很多蝙蝠和桃的纹图,以喻“多福多寿”;画有蝙蝠、桃和两枚古钱的纹图,以喻“福寿双全”(“全”谐音“钱”);画有仙人持桃立于桃树下的纹图,以喻“蟠桃献寿”;画有桂花和桃(或桃花)的纹图,以喻“贵寿无极(边)”;画有羽童、仙女伴随持桃的麻姑仙子的纹图,喻指“麻姑献寿”。这些纹图也多用于园林装饰物的雕刻之中。

苏州留园西部黄石迭成的假山,刻“缘溪行”三字,后面园中多植桃树,更是暗扣了晋代文学家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故事,吉祥美丽,表达了对世外桃源的一种追求。

 

8.梅树

梅为落叶小乔木,为我国原产,梅因抗性较强,又不畏寒冷,很早就被国人视为祥瑞,特别是它与苍松、翠竹相映成趣,不特景色宜人,且有“岁寒三友”凌风独茂之感。

梅的枝干与花都极具观赏价值,清陈淏子《花镜》说:“梅为天下尤物,无论智、愚、贤、不肖,莫不慕其香韵而称其清高。故名园名刹,取横斜疏瘦与老干枯株,以为点缀。”梅,甚至还被称为“琼肌玉骨,物外佳人,群芳领袖”,故又常被喻作美人。

梅在冬春之交开花,“一树独先天下春”,非常具有象征意义。传说宋代神宗皇帝曾问大儒叶涛:“木公木母何如?”叶答道:“木公正傲岁,木母正含春。”木公指松,木母指梅,都为文字游戏(析字),但也道出了傲岁含春的正能量。赏梅,除了对花有五瓣具“梅开五福”(五福即寿、富、康宁、修好德、考终命)之含意外,它的枝干之美,也反映了中国古代文人的审美情趣,“梅以曲为美,直则无姿;以欹为美,正则无景;以疏为美,密则无态”(清龚自珍《病梅馆记》)。此外,“梅开五福”与“竹报三多”(竹叶多为三片成状,三多指多福、多寿、多子),是春节人家最喜用的春联,既是象征迎春,又包含了极好的吉祥之意。

园林中植梅有群植的,配合王安石诗“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之意境,而拙政园“雪香云蔚亭”暗扣王诗最为著名,配植的则多为松、竹、梅“岁寒三友”。

人们习惯上把梅(春梅)与蜡梅统称梅,其实两物不是一类树,梅属蔷薇科,蜡梅属蜡梅科。蜡梅,也称黄梅花、蜡花、金梅,落叶灌木,较暖之地,为半常绿状。叶对生,椭圆状卵形,至卵状披针形。江、浙一带,秋季生蕾,次年1月先叶开放,延至23月间,花呈杯状黄色,而为蜡状,故名。蜡梅,色娇香隽,是寒中绝品,尤受人珍爱,因在腊月开花,亦称腊梅花。

纹图上梅与喜鹊匹配,如喜鹊在梅枝上高鸣,或称“喜报早春”,或称“喜上眉梢”(眉与梅谐音)。苏州园林中,长窗裙板或摆设、图画上“喜上眉梢”纹图极多,最有名的有拙政园西部“留听阁”银杏木立体透空精雕(因同时雕有松树、竹子,故又称“松竹梅鹊”飞罩)和耦园东部山水间的大型梓杞木落地罩(因同时刻有松树,故又称“岁寒三友”)。

 

9.柳树

这里主要指垂柳,落叶乔木,小枝细软,随风飘舞,柔条千缕,依依拂水,垂垂袅袅于烟雨楼台间,十分美丽悦目。垂柳最宜栽植在水溪、池畔、桥头、河岸、堤防、亭边,与“水”的关系最为密切,明文震亨《长物志》所谓“临池种之,柔条拂水,弄绿搓黄,大有逸致”。

柳树虽是落叶乔木,但落叶极迟,发芽又早,这在落叶树类中是少见的。柳,谐音留,丝丝柳条,又如挽留意象,所以柳树在园中的情趣又有延客挽留的内容,充满了美意。但柳树生长快,树质松软,易生虫害,树龄较短,在园中除水边种植、妖娆多姿外,很难形成其他景致。苏州拙政园“荷风四面亭”,巧妙地利用四周亭台楼阁及池水荷花,配植了很多垂柳,借用古典诗词“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和“中秋赏月”的故事,把正月十五(元宵)和八月十五(中秋)的传统节日与柳树的美好意象及人文内涵表达出来了,且用“四壁荷花三面柳,半潭秋水一房山”联配之,成为非常吉祥、非常美丽的园中特写镜头。

 

10.合欢

合欢为豆科落叶乔木,又称夜合树、马缨花。它有个最大的特点是叶为偶数二回羽状复叶,总叶柄长35厘米左右,羽片512对,小叶作刀剑状,共2040对,无叶柄,长约1厘米,宽约0.3厘米,表面深绿色,有光泽,背面青白色,小叶昼开夜合,所以有“合欢”“合昏”之名。67月间开为伞房状花序,作缨状半为白色半为淡红之花,所以又有“马缨”“绒花”之称。

合欢树叶夜合晨舒的特性,符合人类及自然界绝大多数动物的生活节奏,尤其与“夫妇之义”相合,所以极易引起人们的好感。“合欢”一词具有非常吉祥的寓意,更为人类社会引用。合欢是婚联及其它佳节盛事的常用语,药书《本草经》也说:“合欢味甜,平生川谷,安五脏,和心气,令人欢乐无忧,久服轻身明目。”既然是“合欢”,肯定是“蠲忿”“宜身”。明王象晋《群芳谱》说:合欢“一名宜身……使人释忿恨……安和五脏,利心志,令人欢乐。”因此,古人认为庭园中栽植合欢,有令人忘却忧忿的功用,所以经常“树之庭阶”,连哲人嵇康《养生论》也云:“合欢蠲忿,萱草忘忧。”

古代庭院中常种合欢树,一是为了观赏,二是它的名称吉祥,予人以非常美好的联想。但合欢树萌芽性欠强,不宜修剪,有些“贵族”神气,“碰不得”,所以在古典园林中所植不常见,但苏州虎丘却有两棵,一在南面山门口,一在北面“小武当”东北,天地开阔,可以“任性”。原在拙政园东部“秫香馆”前种了不少,可能就因不耐修剪而逐予淘汰,但苏州马路及居民小区多种之。

 

11.石榴

石榴原产波斯(今伊朗)一带,公元前二世纪时传入中国。“何年安石国,万里贡榴花。迢递河源边,因依汉使搓。”据晋张华《博物志》载:“汉张骞出使西域,得涂林安石国榴种以归,故名安石榴。”

石榴树是富贵、吉祥、繁荣的象征,它的花与果,最有特色。首先,石榴生长期长,春夏开花,多为樱红色,霞光照眼,凝红欲滴,一株树上,常是花开不断,成片树上,则是遍染群林,满枝的石榴花象征着繁荣、美好、红红火火的日子,因此深受人们喜欢。所以,明文震亨《长物志》说:“石榴,花胜于果,有大红、桃红、淡白三种。千叶者名饼子榴,酷烈如火,无实,宜植庭际。”

其次,石榴的果实为球形浆果,果皮呈黄褐色或红褐色,皮内种子众多,通常为红色,晶莹如玛瑙。中国人视石榴为吉祥物,古人称其“千房同膜,千子如一”,所以石榴又是多子多福、家族兴旺昌盛的象征早在六朝时代,石榴就被用作生子、多子的吉祥之物。《北史》载北齐高延宗李妃母亲宋氏赠两大石榴,高不解其意,大臣魏收就说:“石榴房中多子,王新婚,妃母欲子孙众多。”在民间婚嫁之时,人们亦常于新房案头或他处置放切开果皮、露出浆果的石榴,亦有以石榴相赠祝吉者。于是,以石榴祝多子便成为一种民间传统习俗,流传迄今。

西晋潘岳《安石榴赋》:“榴者,天下之奇树,九州之名果。”因石榴多为落叶小灌木或小乔木,园林中多爱栽植,用以观赏花叶。石榴开花时,枝叶蓊郁,花红似火,浓艳夺目,而其果实象征多子多福,更受世俗推重,苏州留园“涵碧山房”南天井,尽管“玉堂春富贵”已是吉祥十分,但园主仍在庭西北植石榴一株,就是因为它的象征意义“多子多福”,这是“玉堂春富贵”不具有的。

自古石榴为吉祥物,它在纹图中更为多见,有的单绘一个石榴,切开一角,露出晶红浆果,寓意“榴开百子”;有的加绘佛手、桃,或将三物组合于一盘,或使三者并蒂,或以三种果物作缠枝相联,寓意“三多”(又称“福寿三多”,即多福、多寿、多子)。宋时,人们还用石榴果裂开时内部的种子数量,来占卜预知科考上榜的人数,久而久之,“榴实登科”一词流传开来,寓意金榜题名。金元时,院栽石榴、盆栽石榴开始普及。石榴尤以盆栽最为适宜,枝干虬曲而红果累累,不但景象诱人,且吉祥之意越加突出,所以园林中除雕琢纹图外,尤多石榴盆景。

 

12.枣树

在众多树木中,特别是果木之中,枣树与栗树是极其普通的。对枣子树来说,尽管“枣”与“早”谐音,民间多借之喻“早生子”“早发财”“早出息”(枣与桂圆组成的纹图“早生贵子”尤为著名),可是在园林内,特别在古典园林中,是少见栽种的,但苏州园林“艺圃”却是个突出的例外,例外而又冠之突出,这是何意呢?

艺圃有著名的建筑“思嗜轩”(艺圃原有思嗜轩,已毁,此是20世纪80年代修复时新建的一所小轩,袭用旧名),在乳鱼亭东南面,坐东朝西,背倚围墙,簇拥在翠竹丛中。据史料记载,艺圃的第二任主人姜埰嗜实枣子,当时他还在艺圃园内种了几棵枣树。姜埰的大儿子姜安节,后来就在枣树的树荫下筑轩名“思嗜”,以纪念父亲。

姜埰为什么这么喜欢枣树?原来,枣树是原产我国的一种落叶乔木,北方为多。树有刺,果供食用,亦入药。木材坚硬,可供雕刻或作车船和家具。枣既可代粮,又富有营养,多食能“延年益寿”,所以不仅在神话中枣子是仙果,在民间,甚至达官贵人家里,也是常吃的果品之一。但枣子的内核很大,又很坚硬,且为红色,因而常被人引喻为忠心。例如后秦(386415)赵整有五言古诗云:“北园有枣树,布叶垂重阴。外虽多棘刺,内实有赤心。”

到唐朝,诗人白居易对枣的比喻和引喻,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在《杏园中枣树》中说:百果中,枣是既平凡又卑微的,与桃、李、柳、杞那样柔媚动人的枝叶花朵相比,枣树就像貌丑而贤的母。如果爱柔媚,固然有柳杞;爱美艳,固然有桃李;但是,若要制作车辆,做轮、做轴,就需要枣树这种大材了。宋代政治家王安石《赋枣》诗中也说:“种桃昔所传,种枣予所欲。在实为美果,论材又良木……愿此赤心投,皇明倘予烛。”

枣既然被人赋予这么多的象征意义,爱食枣子的姜埰,种枣于园,借此表达对国家对民族的赤诚,并以栋梁之材自勉和勉人,当在情理之中。而“思嗜轩”作为姜埰故事的纪念性建筑,作为姜氏后裔祭祀先人、文人雅士歌颂和敬仰忠义的活动场所,当然是很有意义的。

 

13.橘树

树,常绿乔木,在初夏开花,是白色的,在深秋的时候结果,果实叫橘子,味甜酸,果实可以吃,果皮可入药。

橘子,是南方嘉果,常与橙合称。早在春秋战国时的屈原《橘颂》中,屈原以四言的形式,用拟人的手法塑造了橘树的美好形象,从各个侧面描绘和赞颂橘树,借以比拟自己的质朴坚贞。更重要的是,橘与“吉”字音相近,以橘喻吉,几乎成了全民的习惯心理。橘之种类多,有红橘、绿橘、金橘(又名金柑)、朱砂橘、四季橘等,民俗常见取以讨“口彩”。如金橘兆“发财”,四季橘祝“四季平安”,朱砂橘取“吉星拱照”,若取柏树枝、柿饼与大橘子,则是“百事大吉”(柏与百谐音,杮与事谐音,大橘即大吉),等等,所以明文震亨《长物志》“蔬果”卷中也录橘。

苏州洞庭东山盛产橘,这就是旧时非常出名的“洞庭橘”。拙政园中部花园池塘东土山上,建“待霜亭”,为平面六角攒尖顶,周围山坡上种植橘树十余棵,就是取唐代韦应物《故人重九日求橘》“书后欲题三百颗,洞庭须待满林霜”诗意题名的。据考证,此景明代开园时已有,文徵明《王氏拙政园记》和《拙政园卅一景图咏》中都已有“待霜亭”一景了,关键是不仅作为常绿果木,花果诱人(所谓“离离朱实绿丛中,似火烧山处处红”),而它与“吉”字的喻义,极受人们的喜爱,而且很有“补景”特点。所谓“碧树玉花,各竞其美,不仅深秋朱实,足与翠松修竹,相映岩壑而已”。当荷尽菊残之际,有此佳色,最为深秋园景生色。所以大诗人苏东坡《初冬诗》说;“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须记,正是橙黄橘绿时。”

 

14.山茶

山茶,又名茶花、耐冬、寿星茶、曼陀罗,为常绿灌木或小乔木,系亚热带树种。干可高达4米,甚至有1020米的,枝叶密生,树冠圆形或卵形。叶互生,革质,卵形或椭圆形,长512厘米,表面暗绿色,有光泽,平滑无毛。山茶花,冬末春初盛开,多数丛植者,枝叶团扶,万花如锦。

我国的山茶,栽培历史悠久,且以云南为最盛。纵观之,山茶的种类实在太多,单是明王象晋《群芳谱》说:“山茶花有数种,十月开至二月,有鹤顶茶,大如莲、红如血、中心塞满如鹤顶,来自云南,曰滇茶。玛瑙茶,红黄、白粉为心,大红为盘,产自温州。宝珠茶,千叶攒簇,色深少态。贵妃茶单叶,花开早,桃红色,焦萼。白宝珠,似宝珠而蕊白,九月开花,清香可爱。正宫粉、赛宫粉,皆粉红色。石榴茶中,有碎花。海榴茶,青蒂而小。菜榴茶、踯躅茶,类山踯躅。真珠茶、串珠茶,粉红色。又有云茶、罄口茶、茉莉茶、一捻红、照殿红。”山茶品种,日本也繁多,据植物学家陈植考证,拣其良者,就有700种。

山茶性耐疪荫,对于潮风抗力尤强,所以非常适于海岸造园花木之需。明文震亨《长物志》说:“蜀茶、滇茶俱贵,黄者尤不易得。人家多以配玉兰,以其花同时,而红白烂然,差俗。又有一种名醉杨妃,开向雪中,更自可爱。”

苏州园林中多见山茶,特别是拙政园“十八曼陀罗花馆”,清代光绪年间,“补园”主人张履谦就在馆南栽有东方亮、洋白、渥丹、西施舌等名种山茶十八株,以应园中原有名花宝珠山茶遗意,故馆名“十八曼陀罗花馆”,成为园中著名典故。

山茶花常被民间用来表示春意,以寓生机勃勃,葱郁长青。这是因来自于它耐冬、长青、报春的特点,历来诗人都有诗咏,而吉祥图案“春光长寿”,就是将它与绶鸟配合(绶鸟喻长寿),无论是画稿、衣料、家具、什器用于“呈祥”的,都是用于祝寿的吉语。

 

15.紫薇

紫薇,又称满堂红、百日红,苏州等江南地带俗称其痒痒树,因以手抓之,顶枝会动摇,民间称其怕痒故也。紫薇是一种亚热带阳性树种,落叶乔木,高可37米,径30厘米,树身光滑无皮,干愈大而愈光莹,枝叶也亲娟可爱,以春季发芽最迟,故特具风趣。叶对生,或上部互生,椭圆形或倒卵形,长2.37厘米,全缘。79月在当年生枝开花,顶生,圆锥花序,紫红色为多,开时烂漫如火,自夏至秋,经久不衰,微风吹拂,妖娆颤动,令人惊艳。明文震亨《长物志》说:“薇花四种:紫色之外,白色者曰白薇,红色者曰红薇,紫带蓝色者曰翠薇。此花四月开,九月歇,俗称百日红,山园植之,可称‘耐久朋’。”

花名紫薇,因与古代星系学说中的紫微同音,所以更加受到重视与附会。

古代国人崇尚红色,而它“红得发紫”,自然视为吉祥。古代把帝星称为紫微星,一说即是“北极星”,在汉族命理学紫微斗数中的主星之一,系吉星,能逢凶化吉、袪百疾、解百厄。道教中,紫微大帝是玉皇大帝的胞弟,为紫微垣的星君,协助玉皇大帝掌控星斗、日月等。紫微又常喻作人世间帝王及其居处。唐代最高的政府中枢中书省设在皇宫内,所以后来对中书省的官员中书舍人也称作紫微郎,是极为尊贵的称号。“独坐黄昏谁是伴,紫薇花对紫微郎。”(唐白居易《紫薇花》)紫薇更成了富贵的象征,因此,旧时府宅门口、屋旁、厅前,均爱种紫薇树,一是富贵吉祥,二是花期久,花色美。

苏州园林中多见紫薇树,拙政园东部池畔空闲地更是栽培了成片紫薇树,并有了“花低池小水泙泙,花落池心片片轻”的意境。

 

16.紫荆

探索苏州园林花树名中“紫”字当头的紫薇、紫荆、紫藤,堪称苏州园林“三紫”。“三紫”中,紫荆别有特点。

紫荆又称满条红、紫珠,为落叶大灌木或小乔木,丛生,高仅34米,它为亚热带树种,属豆科植物。叶近于圆形,先端略尖,近于圆形,先端略尖,基部心脏形,表面平滑而有光泽,长712厘米。最有特点的是,它4月中旬开花,而且是花开罢才出叶。花呈紫红色,410朵,簇生枝上,花繁满树,极饶风韵,“满条红”的形象,确实令人注目。

古人很早就知道把紫荆与其他植物搭配取景。清陈淏子《花镜》说:“紫荆荣而久,宜竹篱花坞。若与棣棠并植,金紫相映,更觉可人。”

关于紫荆,还有一则民间传说,是说古代兄弟分家事。相传,南朝宋京兆田真三弟兄议定分家,财物都已分作三份,但家中还有一棵大紫荆树,怎么分呢?兄弟三人计议次日把它树干一砍为三。当夜,紫荆就自行枯萎。第二天,兄弟三人见了,感慨再三,决定不再分家,谁知紫荆竟又复活了。这则故事喻家人团结之义(南朝梁吴均《齐谐记》),所以尽管明文震亨在《长物志》里说它“枝干枯索,花如缀珥,形色香韵,无一可者”,但也不得不承认“特以京兆一事,为世所述,以比嘉木”(明文震亨《长物志》卷二)。实际上,苏州园林中因其喜光向阳,萌孽性强,又耐修剪,多视为优良花树,且“紫”之一名,最受人喜爱,几乎每家园中,都见栽植。

 

17.竹(含南天竹)

古人称竹“不刚不柔,非草非木”(晋戴凯之《竹谱》),其实,正因为竹“刚柔相济”,才获得人们加倍的喜爱。人们喜爱竹,一是因为它“凌冬不凋”(清陈淏子《花镜》所谓“值霜雪而不凋,历四时而常茂,颇无妖冶,雅俗共赏”);二是因为它竿直而且竿内空心,“虚心劲节”,被誉为“贤人君子”。

苏州园林中多栽竹。早在晋代,有个叫王徽子(书法家王羲之的第五个儿子),生性高傲,但他最喜欢竹,即使临时住宅,也要命人栽竹,说“何可一日无此君!”他听说当时苏州辟疆园内有名竹,就不通姓名,径直闯到园中赏竹,旁若无人,赏毕,即出园,根本不与主人打招呼。宋代苏舜钦,因支持改革被谪,南来苏州,发现今文庙附近水边多竹,十分清雅,购其地而造亭,这就是沧浪亭的来历。作为名园,沧浪亭内至今多竹。苏东坡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他把竹之有无抬高到评定雅俗的田地。耦园东部的“筠廊”是条半廊,但伴植丛竹,极为雅静,而沧浪亭的“翠玲珑”更是最佳赏竹处。

园林中多有松、竹、梅所谓“岁寒三友”的植物栽植与纹图。另外,将“三友”外加月和水,称“五清图”,将竹与松、萱、兰、寿合称“五瑞图”。竹与梅相连,指称夫妻,传统的吉祥图“竹梅双喜”,就是竹、梅和两只喜鹊的纹图(竹喻男子风采,梅指淑女)。至于化用“青梅竹马”的典故就更多了。另外,据西汉韩婴《韩诗外传》载:“黄帝时,凤凰栖帝梧桐,食帝竹实。”这是说凤凰栖于梧桐树上,吃竹米,则更加深化了竹的祥瑞意义了。

竹的种类很多,也有很多优美的故事传说,如斑竹(湘妃竹),传说舜帝死后,他的妃子娥皇、女英哀哭至死于九嶷山,她们的泪珠滴在竹上,便成斑竹。如慈竹(慈孝竹),如子孙围住母亲成竹丛。这些都予人美好的印象。此外,“竹”谐音“祝”,所以竹加其他两种吉祥花草或鸟儿的纹图,就是诠释成语“华封三祝”(华,地名;封,疆界;华封指这个地方,华州人对上古圣贤唐尧的三个美好祝愿:祝寿,祝富,祝多子,合称三祝,见《庄子·天地》)。

园林中除广植翠竹外,另外还种有南天竹。

南天竹,又称天竺、阑天竹。从植物学上讲,它属小檗科,与属禾本科的竹类根本不搭界,但因外形与叶子都有点像竹,故称竹,常被视为竹类中的一种。南天竹为常绿灌木,干高最多3米余,径10厘米,树皮灰黑色有纵绉纹,干少分枝,光滑无毛,最特殊的是,每年67月开为直立圆锥花序的白色小花,果实为球形,入冬变红,如珊瑚成穗,一穗数十颗,朱实累累,扶摇于绿叶之上,每逢雪天,白雪红果,尤为动人。明高濂《遵生八笺》说:“阑天竹生诸山中,叶俨似竹,生子枝头成穗,红如丹砂,经久不脱,且耐霜雪,植之庭中,可避火灾。”因其美观,但又有竹之雅名,几乎每一家古典园林中多有栽植,又因株形不大,且性喜阴湿,还能耐寒,所以小庭园、小天井也多能种植。

南天竹这个名称中有个“天”字,所以也常用来喻代天,如绘天竹和南瓜(一称地瓜)加长春花的纹图,就表示“天长地久”“天地长春”;绘天竹加灵芝,就表示“天然如意”(灵芝形像如意);将天竹与水仙、灵芝和寿石合在一图,则称“天仙寿芝”;花瓶中插着松枝、灵芝、梅花、水仙,旁边再配合草和萝卜(或者松、桃、鹤、鹿组成),则称“仙壶集庆”(花瓶、水仙表示仙壶,即方壶、蓬壶、瀛壶三个仙人居处),等等。

 

18.芭蕉

江南人家,庭院一角,总爱植一二株芭蕉,大型花园内,更是多见。

芭蕉是一种较大的丛生多年生草本,在热带,终年常绿;在温带,冬季叶枯,仅余残茎,但春暖又萌芽抽叶。芭蕉,别名扇仙、芭苴、天苞、绿天等,“树”高达数米,最高者可达10米,叶互生,长椭园形,叶翼开张,宽5070厘米,长23米,叶肉宽厚,中肋肥大,两侧有平行脉,叶面翠绿,色泽光洁,十分美丽。于是,庭院内,只需数本蕉树,便绿荫如盖。特别是夏日,“芭蕉分绿与窗纱”,就使人感到诗意和愉悦。所以清代李渔《闲情偶寄》云:“幽斋但有隙地,即宜种蕉。蕉能韵人而免于俗,与竹同功……坐其下者,男女皆入画,且能使台榭轩窗尽染碧色,‘绿天’之号,洵不诬也”。

芭蕉翠叶扶疏,给人的视觉形象非常清新深刻,而且它的生长特性,又为人们提供了美丽联想的天地。例如,有人就将芭蕉比作洁身自好的伟丈夫。清人乔湜的《芭蕉诗》云:“绿云当窗翻,清音满廊庑。风雨送秋寒,中心不言若。”后两句的意思是:芭蕉在风霜打熬下,虽然绿叶尽枯,但茎杆依然,中心坚硬,不畏寒冷,以喻能吃苦忍辱的志士仁人。更多的把它比作多愁善感的美女子。清人吴伟业《无题》四首之一云:“千丝碧藕玲珑腕,一卷芭蕉宛转心。”前句形容美人的“玉臂”,后句比喻美人缠绵婉转的“芳心”。

近体诗至清代,巳近尾声,尤其是咏物诗,鲜有上乘之作。可是,清人笔下的芭蕉诗还是那样的意蕴丰美,探其原因,除了诗人本身素质外,恐怕还要从院墙内多种芭蕉的“文化传统心理积淀”上去加以考虑。

原来,芭蕉在唐代已大量入诗。于鹄诗云“记得芭蕉出槿篱”,韩愈诗云“芭蕉叶子栀子肥”,白居易诗云“隔窗知夜雨,芭蕉先有声”,僧皎然诗云“风回雨定芭蕉湿”,李商隐诗云“芭蕉斜卷笺”“芭蕉不展丁香结”,钱珝(钱起的曾孙)更有一首题名“未展芭蕉”的诗,是公认的名篇:“冷烛无烟绿蜡干,芳心犹卷怯春寒。一缄书札藏何事,今被东风暗拆看。”诗中的“绿蜡”被后人作为芭蕉的代名词,《红楼梦》第18回就用过“绿蜡”这个典故。

芭蕉大量入唐诗,说明远在唐代,芭蕉已经广为栽培,很受人欢迎了。唐代著名书法家怀素,在家屋周围广植芭蕉,以致四周被蕉叶“染绿”,故称其居所为“绿天庵”,怀素整天便以蕉叶代纸练字。蕉叶练字,当然只是传说,蕉叶表面光滑,且有蜡质,实际上很难留住墨汁,传说无非说明怀素笔力千钧,能入“叶”三分。但它广为流传,便成了文人的风流雅事。

芭蕉被广为培植,除了容易栽培、形态美妙,还附丽了许多典故以外,还因为“芭”字的发音与“发”字相近,特别在南方,“芭”“发”两音几乎相同,易于讨口彩,自然成了吉祥物。民间流传的俗八宝又称“民间八宝”代表着人们的一种盼望幸福、吉祥、富裕、事事如愿的祈福心理,其内容多有歧异,大致取珠、钱、磬、祥云、方胜、犀角(杯)、书、画、红珊瑚、艾叶、蕉叶、鼎、银锭、如意、灵芝、元宝诸物中八件组成“八宝”)中就有芭蕉(叶)。古代书画家也爱画芭蕉,常常是芭蕉与湖石相配成“蕉石图”。蕉,谐音“招”,暗示“招财”;石,暗示“长寿”,用现今的话来说,是“小康”加“健康”,当然是十分吉祥可喜的事。“蕉石图”中还包含了更深沉的哲学追求。蕉,代表阴柔之美(美女子),石,代表阳刚之美(伟丈夫),阴阳调和,便组成“中和之美”,这是我国历代哲人追求的最高的美学境界(单就人类繁衍而言,也就暗示着“生生不息”的意思)。如今,在苏州留园“石林小院”的“揖峰轩”一角,仍植有数株芭蕉树,旁靠高大的太湖石,组成了活色生香的“蕉石图”,既耐看,又引人深思。

芭蕉植于院内墙角,除了上述因素外,还有一个十分现实的原因,即园中需要绿化,但之所以把芭蕉栽于角落,将园的中部土地及空间让位于其它古木名卉,还在于,芭蕉树无干有茎,茎叶柔软,盗贼不能攀爬,若换种其它树木,容易招来墙外的“梁上君子”,而种芭蕉树,却安全多了。

美丽、安全、潇洒、吉祥,既有丰富的历史内涵,又有受人喜爱的现实意义(如夏天遮阳纳凉,雨天的蕉叶音乐),墙角种蕉,信然宜矣。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