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龙博客

日志中将会有人生随笔欢迎博友浏览和交流

 
 
 

日志

 
 

“插婴”难以割舍的那个村庄  

2010-10-14 01:04:03|  分类: 往事铭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插婴”难以割舍的那个村庄

有一个村庄,虽然每一次工作调动,都会离它更远,但它永远都是我这个“插婴”心中最难以割舍的一片土地。

不但因为在这个村庄里,有我年近9旬的亲爱的母亲独自守护着属于我的那幢楼房,有我祖先的墓碑,有我亲如兄弟的小时候的玩伴后又成一起“战天斗地”的同伴,更因为,是这片土地生长出的粮食和是那条被称作小港的河水哺育了我20年,是这个村庄几乎所有的乡亲关怀了我20年,是这个村庄的磨砺让我在以后的工作中得心应手。

因工作而离开这个村庄30多年了,我对这个村庄依然没有一点陌生。母亲了解我难以割舍的心,谁也无法改变她独守老家的决定。2005年当我定拆掉村庄中唯一已成危房的平房而盖起别墅时,最开心的是村中的玩伴和同伴,大厅中6桌答谢酒,都已是爷爷辈的玩伴和同伴狂饮到半夜还不愿散,因为这是我难以割舍的标志。

我是这个村庄里走出的第一个大学生,也是这个村庄里走出的第一个“官”。30多年来,乡亲们依然把我看作20岁前的我那样亲切,见面时小辈叫我长辈,长辈和平辈叫我名字,从没一个人称呼我“校长”、“书记”、“部长”。每年我都要住上几个晚上,不是我串门,就是串我门,唠唠家常,聊聊儿孙,回忆回忆小时候,其乐融融。村里辈份最高的母亲得到了许多乡亲的关照。

这个村庄是块福地,在全村人都靠人均不到一亩地生活时,10分工分的整劳力每天最好年景能收入1元多,最差年景也有6毛多,男女几乎同工同酬。我父亲是工人,母亲挣的工分再加上一年养2头猪的肥料钱,扣除母亲和我们兄妹3人的口粮柴草钱,每年还有200至300元分红。

30多年过去了,村庄变化很大。草房变成瓦房又都变成了楼房;3个圩1个变成了工厂,2个还长着黄澄澄的水稻,中秋节回家时我还特意带小孙女去看水稻,只是村庄里的人已经不再下田而拿政府和种粮大户给的每亩600元补偿款;村里修建的水泥路让汽车可以开到家家户户门口,自来水、垃圾箱,让乡亲们在慢慢习惯城里人的生活,比城里人幸福的是自留地,吃不完的蔬菜还可以在集市上换来现金;不用担心子孙是否有出息,2年前60周岁那怕差一天的都已办理了与城镇职工同等的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8旬老人每月可领取120元补贴,9旬老人补贴加到每月200元,年终村里还有分红;100多人的小村庄住着400多人,300来位“新张家港人”,也让村里除我以外的家家户户都成了房东;只是小时候喝水游泳的那条小港连衣服都不能洗了。

如果实现了家乡市领导6年后所有河道都能游泳的承诺,我一定会在那条小港里象小时候那样游上几个来回……

(这篇日志是在一位朋友的“插青”日志的评论中用了“插婴”而被两位朋友“起哄”而匆匆写的。其实,在我的回忆录“挣工分的岁月”和“我的高中生涯”中已有一些内容,尽量不重复。谢谢两位朋友激励我写了这篇日志。)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20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