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龙博客

日志中将会有人生随笔欢迎博友浏览和交流

 
 
 

日志

 
 

我的大学身份——工农兵学员(四)  

2010-06-22 21:09:54|  分类: 往事铭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大学身份——工农兵学员(四)

毕业的那个学期,天气开始凉了,学院组织文科楼的政史系和中文系三年级的工农兵学员搞军训拉练,沿着太湖走一圈800里路。带队的是学院的人武部长,我被系里从学报编辑部抽回,担任军训拉练队的秘书。

军训拉练队共有2名秘书,另1名是中文系的学员。队部开始给我俩的分工是,1天坐卡车负责打前站,1天与大部队一起徒步行军,轮流进行。我最喜欢徒步,每天跑长跑的我,一天走几十里路很轻松,有的同学走不动了,我就帮着背枪,最多时除自己的被子、背包外,还扛3枝半自动步枪,一点都不觉得累。

轮到我打前站的那天,大部队到,我早已把队部、100多个同学的住宿、吃饭地方全部安排得井井有条,连第二天临走时给当地政府的感谢信也已用红纸写好,队部领导非常满意。拉练路程不到一半,队部改变了原来2名秘书的分工,让我专门负责打前站。我和队长说,让我先与大部队一起走一段路,再坐车打前站,保证不误事,队长同意了,我也照样把前站打好。

10多天的军训拉练临近尾声,担任苏州市民兵指挥部副总指挥的人武部长晚上特意找我谈话,他说,小朱,出来时有人对我说,历史系的朱金龙是不听华师傅(时任苏州市委书记,粉碎“四人帮”后被判刑)话的,你要当心点。这10几天我就特别观察你,我觉得你人很好,工作能力又强,队部的领导包括部队的同志都夸奖你。你留校的话就留在人武部当干事。

离毕业还有1个多月,系里放出风来,说我肯定留校了,还有谁能留没定。风声出来后没几天,学院军宣队一位领导找我谈话,说,小朱,你学习、工作、体育什么都好,这是大家公认的。唯一的缺点是路线觉悟还不够高,只要你口头承认一下路线觉悟不够高,你就留校了。我坦率地对领导说,2年半来,我有很多不足,但我还没认识到路线觉悟不高,让我违心承认我做不到。第二天系里的工宣队长,第三天系党总支领导又以同样的话题找我谈话,我还是这样回答。他们最后都说,小朱你太固执了,你不能留校我们都觉得很遗憾。

那时候,很多同学都千方百计要求留校,而我只要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能留校,就是这名话我不愿意违心地讲。当然,在那种政治环境下,我也不想留校。粉碎“四人帮”以后,学院很多重新获得解放的老干部、老师纷纷写信给我,说实践证明小朱的骨头最硬。1987年我已担任乡党委书记,当上系主任的段老师还动员我调到学院担任历史系党总支副书记,他向院党委推荐,并说你本来就应该留校的。

临近毕业,班级党支部最后一次也是第一次讨论发展新党员问题。我是班级第一号建党对象,很多同学都以为我肯定会被发展。事态的发展后来证明,由于当时学院造反派头目的人武部长对我的好感并推荐我留校,学院为让我留校几次三番找我谈话,班里的造反派不敢对我怎样。当我固执地等于谢绝了让我留校的好意后,一场针对我的阴谋开始策划了。造反派掌握了一些担任支部成员、原本对我一直很好的同学想留校的心理,在研究我入党的时候,抛出了我的“八条罪状”,让我终于也品尝了当代岳飞“莫须有”的滋味。如果说我经常去已经调到数学系当总支书记的老书记家,也算一条“罪状”,那还确有其事,竟然卑鄙地捏造到我偷看同学的信,完全是对我人格的污辱。

那段时间,我默默忍受着心灵受到的伤害和周总理逝世的悲痛,把毕业离校的远道同学一个个送到车站。我最后一个离开学校时,是2年半来象姐姐那样关心我的苏州市区的一位女同学送的我。我一直很感激,但那位女同学从来没要我办过事。1993年,我调到苏州市委宣传部担任副部长,分管新闻、外宣、文教,到中学去看望还在当一名普通教师的女同学,诚心地询问是否需要我帮你做点什么,女同学笑笑说,不用。对于关键时刻“背叛”我的同学,我理解他们,始终没有记恨;对于搞“阳谋”的造反派,我也没有记恨,粉碎“四人帮”后,他们失意了,在无奈中找到我,我照样帮忙;对于那些忘恩负义的卑鄙小人,我嗤之以鼻,见面也只是敷衍了事。

毕业后,我被“充军”发配到一所村办小学的“带帽子”初中,担任初二的班主任,上政治、语文、历史、体育课。一个学期后,就被调动筹办公社完中。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的第5天,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时,新塍中学只有2名党员,不能建立党支部,我上一学期工作的村党支部书记向公社党委提出,在他们村里发展,理由是我工作的大部分时间在他们村校。得知我入党的消息,大学里许多老师、老干部写信祝贺我,并告诉我,我们毕业前发展的那批党员最后都没有批,我是第一个入党的。还告诉我,开展“三大讲”时,许多教师责问系总支书记,要他讲清楚在小朱的入党问题上搞了什么名堂,总支书记承认在我的入党问题上犯了错误,才得到了系里老师们的谅解。总支书记第一次到张家港来,我已经在党校任副校长,还主动向我检讨,我笑笑说,过去之事不必提了,热情地接待了他。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