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龙博客

日志中将会有人生随笔欢迎博友浏览和交流

 
 
 

日志

 
 

我的大学身份——工农兵学员(二)  

2010-05-15 23:53:16|  分类: 往事铭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大学身份——工农兵学员(二)

(20多天没写回忆录了,淡定才能让自己的思维进入尘封之中。近期的“危机”已通过沟通缓解,本周的忙碌已告一段落,朋友所托的几件事也已圆满处理,可以静静地去回忆逝去的岁月。)

除了长跑,我还坚持冬泳,并且比长跑坚持的时间更长,一直到80年代中期,我担任乡党委书记时还坚持。对我来说,体育活动只是锻炼自己的意志和体魄,虽然长跑成绩不错,但从来没有想做一名运动员,所有比赛也只是一种锻炼。

进校后,我担任班级团支部宣传委员,主要工作是负责出好黑板报,历史系的黑板报在文科3个系中,无论是期数、稿件质量、版面都是最好的。筹备迎下一届新生的晚会当然也是我的事,文艺细胞不多的我不但组织节目,还写了个相声本子,与同桌的同学表演,演技不高,自娱自乐,效果居然还不错,这也是我这辈子唯一的一次文艺表演。

穷人家的孩子,针线活我也能做,在大学读书期间,补衣服、缝被子从来没有要女同学帮忙,女同学评价说,朱金龙的针线活达到了一般女同学的水平。

第一个学期,班级团支部被评为苏州市先进团支部,我也成为江苏师院2个苏州市优秀共青团员之一。

我们一个宿舍上下铺住8个同学,除了上课、吃饭,我很少与同学见上面。我进宿舍睡觉时,同学们早在睡梦中了。清晨,同学们还在睡梦中时,我已出去长跑了。只有在星期六晚上,我会约一些同学一起去观前街看场电影,2毛钱吃碗菜饭。

同学们评价我少年老成,因为我不轻易发表意见,其实有误解的成份。一个人小时候的性格可以在某种特定的环境下得到调节,但根本上是不会改变的,我更喜欢一个人静静地思考问题,或与投缘的同学散散步,谈谈事,不喜欢大庭广众下高谈阔论。进校后不久,班里组织了一次批判林彪的活动,事先要我准备发言稿,后来因时间关系没能发言。我索性就把1500来字的发言稿寄给新华日报,没过几天居然一字没改用了,成了我在媒体上发表文章的处女作,得到了院政工组长的表扬。

第二个学期,相对平静的学习生活被打破了,批林批孔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席卷全国,班里有两位据说有上层关系的同学放出风来,说这场运动的对象是文化大革命的老对象。他们写了大字报,矛头指向学院核心组的老干部,隐射一些老教师,要我签名被我拒绝了,大部分同学见我拒绝签字也都不愿签字。以后的很长时间,我们班积极参加运动的只有5个人,大字报的署名是历史系少数工农兵学员。

后来,“四人帮”在苏州的黑爪牙把手伸到了苏州的最高学府,派民兵进驻学院,许多具有正义感的同学受到威胁,激起了全院同学的义愤。我们36个同学也以历史系多数工农兵学员署名贴出大字报,对“四人帮” 黑爪牙的这种做法表示愤慨,要求民兵退出校园,还我们安静的学习环境。

在高涨的政治运动中,正常的教学秩序被打乱了,我依然坚持每天看书12小时以上。历史系与政教系合并为政史系后,也为我所喜欢的哲学的学习提供了便利。二年级时,学院学报编辑部搞“三结合”,每个系要选一名工农兵学员参加,我成了历史系的代表。其他系的同学定期轮换,我们系就我一人坚持到最后。在学报编辑部工作时,我有机会接触到很多图书馆、阅览室看不到的书籍,当时的兴奋真可用如饥似渴来形容。

历史系党总支江书记是我敬重的领导干部,我几乎每周周末都要到他家里去坐坐,聆听教诲,受益匪浅。系里的许多老教授是我上大学前在苏州地区师范轮训时的老师,我也是他们家里和办公室里的常客。受段老师的影响,我对中国近代史尤其是太平天国史产生了兴趣,跟着段老师看了不少苏州当时还没对外开放的地方。在当时的政治运动中,在别人看来我似乎很另类,但我觉得很正常,我上大学是求知的。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