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龙博客

日志中将会有人生随笔欢迎博友浏览和交流

 
 
 

日志

 
 

挣工分的岁月  

2010-03-30 00:10:34|  分类: 往事铭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挣工分的岁月

1965年夏天,我以两个满分考入沙洲中学初中部。走进这所名校的大门时,感觉离科学家的梦想似乎又近了一步。

我对初中的课程感到很新鲜,算术变成了数学,学习代数,开设了英语课。我依然一如既往的用功,各门功课也一如既往的全班第一,只有同桌的小学同学在数学上能与我比一比,但他有偏科,语文不好。因此,我不但一如既往当班长,只要有课代表身体不好请假时间比较长,班主任都让我临时代兼。

第一学期,由于学校宿舍不够,我和同桌的同学只能通学。两个12岁的同龄孩子每天背着书包、提着饭盒子,来回要走20里路。我离学校更远点,同学总是在约定的地方等我一起走。不善言语的同学性格与我相似,我们一路走一路谈理想,当科学家是我们的共同理想。不管刮风下雨,我们从来没有迟到过,理想成为巨大的动力,我们从来也没感觉到苦。记得冬季的一天,路上结了冰,很滑。我穿了件新棉袄,手插在口袋里,不小心滑了一跤,把口袋拉坏了,同学陪我心疼了半天。

第二学期,我们总算可以寄宿了,上下铺8个人一个宿舍。有位同学尿床的,经常晒被子,同学们都取笑他,“今天又画地图啦”。那时候,饭是自己带米蒸的,每天交8分钱菜金,8个人一桌,两菜一汤,每周两次有点荤。我每周带6个米,母亲要我多带点,我不肯,我知道,父母和妹妹在家里是不舍得吃纯大米的,做饭、烧粥都要掺一点麦西。发育时候的我,1斤米一天,菜又没有油水,经常感觉肚子饿,见到体育课就发愁。不怕难为情,曾有一次在宿舍边的小河里洗饭盒时,看见有同学倒掉的一片肥肉漂着,我四周看看没人,就把那片肉洗洗干净吃了,好象吃的是山珍海味。星期六回到家,吃筷青菜也觉得好吃。

1966年,当我升初二时,文化大革命开始,正常的教学秩序乱了。开始上课还算正常,我们也依然天天进教室。10月份,学校给了班里两个赴北京的名额,毛主席接见红卫兵。我并没有参加红卫兵,也被全班同学选上了,班主任杨老师说,没关系,你就带个校徽。队里的乡亲们听说我要去北京见毛主席,都到我家里来祝贺。我带着母亲给的10元钱,平生第一次坐火车,到了只是在歌里唱到的北京。记得到北京后,我们住在德胜门附近,整天做列队训练。毛主席接见那天,虽然离得很远,但“毛主席万岁”把我的喉咙都喊哑了,沉浸在无限的幸福之中。贫苦家庭出生的我,从小受的教育就是“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就没有我们的幸福生活”,对毛主席的感情是发自肺腑的。

接受毛主席接见后,我们有一天的自由活动,一起去北京、已经初中毕业比我大3岁的表兄带着我游览了天安门。路上突然感到肚子痛,表兄说,你肯定肚子饿了,领我到一个小饭店吃了一碗粥,吃下去肚子就不痛了,幸亏有表兄照顾着。母亲给的10元我一分钱都没舍得花,后来和表兄一起去买毛主席像章,跑了好多地方也没买到,只能买了10几张毛主席的照片,好在我们去北京的每人发到2个。10几张照片回到队里就被一抢而空,像章我可没敢拿出来。

不久,校长、教师都被打倒了,没人上课了,我成了“逍遥派”,回到队里挣工分。开始还偶尔去学校看看,学校形成了两派,几乎都是高中学生,“文攻武卫”。看到“红卫兵”们腰里别的手枪,手里拿的大刀,很是羡慕,但哪一派红卫兵都不会把一个13岁的小罗卜头放在眼里。于是,我干脆一门心思挣工分。

开始,整劳力干一天活得10分工分,我和差不多大的小伙伴是四成五,干一天得4.5分工分。第二年,队长看我干活从不偷懒,整劳力干的活都能干,破例给我加到六成五。15岁那年收麦子,喜欢和小青年开玩笑的队长说,你们哪个小青年能把两箩麦一肩挑到队里的粮饲加工厂,我马上把工分加到十成。20来个与我差不多年龄的小弟兄都跃跃欲试,但在肩上试了试,谁都没敢。我最后一个试,觉得没问题,一肩挑到150米外的加工厂,一过磅248斤,于是从第二天开始,我就拿整劳力的工分。

当“逍遥派”的那几年,我俨然成了队里第一劳动力。论干重活,没人比我力气大,200斤的担子可以整天挑,扁担挑断过两根;论干技巧活,没人比我更快,插秧我都是插第一行,直到后来我当了乡党委书记,抽空帮年事已高的母亲的责任田插秧,前来帮忙的小伙伴们还是不敢插第一行,怕被我关在笼子里;我一个人可以罱一船河泥,一条沟可以不用拉绳开得笔直,拔棉花杆可以用两只手同时进行。所有农活我只有一样不会,就是撒种,那是老农的活,小青年根本不可以插手。

在队里干农活的同时,我还负责养家里的4头绵羊,每天要割4头绵羊吃的草。一到夏天,除了绵羊吃的草,还要多割晒成草干,储备绵羊冬天的食粮。哪几年,我和父母亲挣工分,扣除全家5个人分的粮柴外,每年还可以有200至300元的分红。

农民不肯荒了种地,吃的用的都要自己做出来,因此,农村的文化大革命可没有城里、学校那么认真。也有破“四旧”,忆苦思甜,学毛主席语录,但都不影响农活。队里有个退伍军人,有点文艺细胞,在生产队里组织了个文艺宣传队,演样板戏,我也参加了。水平不怎么样,最远演到了20多里外的江阴。出外演出,都是自己带干粮,来回步行,也就是那个年代有这种忘我的精神。我还在队里组织了个青年突击队,农忙时晚上义务劳动,分粮分柴时义务为五保户、缺少劳动力的家庭送,我自己家的总是最后一个挑回去。开始有10几个人参加,最后只有两三个人坚持了下来。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城里的插队青年回城工作后从插队时算工龄,我和他们开玩笑,我生出来就插队了,13岁和整劳力一起开活,为什么算不上工龄?

当“逍遥派”的这几年,让我对农村和农民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同时也锻炼了自己的体魄,对我以后的工作是十分有益的。

                        3月30日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